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弹丸论破】星海

11.


  谁也想不到,在半个月后,“未来号”就与“希望号”相遇了。


  星海无边,任何两艘星舰的遇见都可以说是奇迹一样的缘分,毫不犹豫的,两艘星舰进行了对接,在“希望号”舰长雾切响子和副舰长十神白夜的带领下,“希望号”众人登上了“未来号”,希望之峰的学生们开了一个难得的茶话会。


  拥有“超高校级的程序员”的78期生,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引航AI,由不二咲千寻制造的“Alter Ego”为“希望号”指引方向,与神座出流和七海千秋相谈甚欢。


  七海千秋:“诶诶,Ego桑是千寻君的第一个作品吗?”


  Alter Ego:“嗯嗯,虽然是这样……不过因为是第一个,所以不成熟的地方还有很多,好在主人一直没有放弃我,而我也在努力学习。居然能成为大家的引航AI,我也是没想到……感到非常高兴呢,所以我会加油的!”


  七海千秋:“好厉害啊Ego桑!也就是说,Ego桑是我和神座君的哥哥了!”


  Alter Ego:“咦咦~?是、是这样吗?”


  神座出流:“……哼,无聊。”


  AI们的谈话先且不管,在现实中,78期的吉祥物,某种意义上的精神领袖,合格的润滑剂,超高校级的幸运苗木诚遭到了77期学长学姐们的热烈围观。


  “呜哇~你就是这届的幸运吗?”“看起来好小只的样子哦,很可爱呢。”“叫什么名字呢?”“呐呐,你的幸运是什么样的呢?”


  苗木诚在学长学姐的热情下节节败退,搔着脸害羞地小声说:“学长学姐好,我、我就是78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我的名字叫苗木诚……”


  所有77期生被萌了满脸,对比一下自家的幸运,只觉得无语凝噎:要是狛枝凪斗有苗木学弟的五分乖巧……


  “喂喂,围观可以,但是触摸禁止哦!”超高校级的游泳选手朝日奈葵走过来,她的背后跟着超高校级的格斗家大神樱,两人联手将苗木诚从虎视眈眈的学长学姐们手中解救出来,“没事吧,苗木君?”


  “没事,我很好,朝日奈桑,大神桑。”苗木诚笑着道谢,“大家只是很热情而已……嗯?”


  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冷意,像是有谁正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一样,因为平日的极端不走运,苗木诚对这样的目光非常敏感。


  但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那种感觉却又消失了。


  苗木诚:“是我的错觉吗?”


  站在众人之外,除最开始用狂热的口吻与78期的“超高校级”们寒暄之后就自觉退出谈话,位于角落的狛枝凪斗移开目光。


  又一个和日向君一样,没有自觉的“垫脚石”……但是日向君有神座君和七海桑,而苗木诚,以为仅仅依靠着“幸运”这样无用的“才能”,就能混迹于“超高校级”的“希望”中吗?他总会让这样毫无自觉的废物意识到,什么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比如说,为了成就绝对希望而献出自己的一切,不就是很好的使命吗?


  就算是废物也是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哦。


  狛枝凪斗灰绿色的眼眸中闪烁着让人不安的光。


  他看着苗木诚离开大厅的身影,悄悄跟了上去——好,看我希望教的洗脑大法!


  (结果被反洗脑了【bu)


12.


  “总的来说……”超高校级的占卜师叶隐康比吕沉吟半晌,终于想起自出航以来舰长和副舰长一直念叨的词,“苗木亲的才能,重点在于‘守恒’哒呗!”


  “未来号”众人:“……守恒?”


  “嗯。”雾切响子接过话题,“其实就是‘能量守恒’定律而已,对苗木而言,运气也是守恒的。”


  “平时会遇到种种不幸,诸如莫名其妙的平地摔、突然飞来的小刀插入头发、差点被漏电的插座电死之类的,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就会变得非常可靠,虽然有各种危机,但是苗木总能带领着我们找到其中的生机,然后平安无事地脱险——并且,付出与努力都是有回报的,我们知道,只要用尽全力,总会有相应的报酬。”


  “我的挚友苗木君啊!”超高校级的风纪委员石丸清多夏突然双手握拳,涕泪满面,“不愧是我的心灵之友!这是多么棒的才能!只要付出努力,就会得到回报!”


  “通俗点说就是攒人品哒呗!”叶隐康比吕哈哈大笑,“将平时的人品攒起来,然后发挥到关键时刻!这就是我们总能化险为夷的诀窍!”


  “哼,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投资了。”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双手环胸,高傲道,“付出就有回报,虽然总会面临险境却无性命之忧,高风险高收益——这么看来,就算是我也不得不夸奖一番呢,虽然不过是区区一只苗木,似乎也有……嗯?”他的话语猛的一顿,贵公子站起身,目光犀利地扫过餐厅,“苗木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苗木诚的身影就消失了。


  好在大神樱很快就解答道:“之前苗木君曾说想到甲板吹吹风……吾想,吾友此时应当正在甲板之上吧。”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是失踪就好。


  但是终里赤音野兽般的直觉让她敏锐地发现了不妙的地方:“等等。”她说,“狛枝……是不是也不见了?”


  77期生:“……”不、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吧。


  罪木蜜柑面色苍白,结结巴巴地举手说:“我、我之前好像看到狛枝君也往甲板去了……”现在想想,应该是跟着苗木君……离开的吧?


  一片可疑的寂静。


  日向创的动作打破了沉默,他像是火烧屁股似的从座位上猛地跳起来,朝着天台飞奔而去——想到狛枝偶然显露出来的对78期幸运的不爽,日向创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一阵又一阵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日向创:拜托一定要来得及啊!希望狛枝还没有对苗木君下手!你给我放开那个幸运啊啊啊啊啊!!


13.


  想象中的惨剧并没有发生。


  当他们来到甲板上的时候,一句掷地有声的“你这样说是不对的!”就甩了众人一脸,78期生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微妙。


  而77期生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与想象大相径庭的一幕。


  两个战五渣的“幸运”撸起袖子……正在辩论。


  苗木诚气势汹汹,而狛枝凪斗一脸空白,一副三观已毁正在重塑的模样,空气中似乎都具现出漂浮的言弹,对节节溃败的狛枝凪斗发出追击,狛枝凪斗摇摇欲坠的心之盾终于轰然坠毁,彻底破碎。


  日向创:“……”这似乎和我想得不太一样?


  其他人的闯入打断了这场辩论,好在已经进入尾声,因此也没有妨碍到什么。


  不管怎么说什么事都没发生真是太好了。


  为了以防万一,日向创对着苗木诚试探地发问:“那个,苗木君……我是日向创,‘未来号’的舰长,请问一下,狛枝没做出什么失礼的事吧?”


  比如说以洗脑的架势传教“希望”之类的。


  “没有哦。”好脾气的78期“幸运”软绵绵地笑了起来,“应该说是多谢了狛枝君才对。”他摸摸鼻子,“狛枝君温柔又耐心,不愧是前辈呢。”


  日向创:“……”你说的是谁?


  震惊到失语的日向创突然感受到一股刺人的视线,他转头看去,却发现不知为何之前明明对苗木诚相当看不顺眼从甲板下来后就一改常态死黏在78期幸运身边的狛枝凪斗对他发射出死亡激光。


  狛枝凪斗:离苗木君远一点!


  日向创:……看来被洗脑的人是你呢,真是喜闻乐见。


14.


  “总之,”没注意两人的眉眼官司,苗木诚继续说道,“虽然我没怎么听懂,比如说绝对的希望和绝望之类的,但是狛枝君一直都很耐心地为我解释……还有,狛枝前辈,”他对狛枝凪斗鞠了一躬,“因为狛枝前辈太温柔了,结果我居然就有些得意忘形了真是对不起!”


  他指的是之前甲板辩论的事。


  狛枝凪斗(绝无仅有的)不知所措起来,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扶起苗木,最后却又不明原因地收了回去,只能僵硬尴尬地垂在半空:“不不不,请千万不要这么说,苗木君。身为希望的苗木君是绝对不会有错的,错的是我才对,明明是蛆虫一样的存在,希望的垫脚石,结果却让希望烦恼……我真是罪无可恕……”


  苗木诚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狛枝凪斗,严肃地说:“请不要在这样贬低自己了,狛枝前辈!”


  狛枝凪斗愣住了,他看上去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么能言善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前辈之前有和我说,认为我是绝对的希望化身对吧?”苗木诚主动捉住狛枝凪斗缩回去的手,将那苍白的十指紧紧握住,“虽然希望绝望什么的我还是搞不懂,但是,既然前辈你信任我的话,也请相信一下我的眼光吧?”


  他微笑起来:“狛枝前辈是很好的人,帅气聪明、温柔又可靠,我是这样想的,请前辈相信我,然后更加尊重、爱惜自己一点吧。”


  ——论破!


  苗木诚的身上散发出万丈金光,狛枝凪斗完全被光芒融化了,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耳尖红彤彤一片,他捂着脸,不敢让苗木诚看到他的表情:“啊啊……斯巴拉西,真是太斯巴拉西~!‘希望’居然会对我这么说……!”


  日向创的眼神已经死了。


  狛枝凪斗指缝间漏出的痴迷、癫狂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日向创有点方。


  他这是……亲眼见证了痴汉的诞生?


  该说是苗木干得好呢,成功转移了狛枝凪斗的注意力,还是要为这位小学弟默哀呢?不知为何完全可以预想到苗木今后的生活了呢,比如被某个痴汉哈斯哈斯喘着气流着口水舔舔舔之类的……


  不、不过,他勉强安慰自己,洗脑了狛枝总比被狛枝洗脑好吧?


  日向创有些好奇地瞄瞄苗木诚,很快就被当事人发现了,苗木诚疑惑地歪歪头,头顶那根突出的呆毛也随之摇摆:“日向前辈?”


  不知为何,日向创突然被刷爆了好感度。


  七海千秋:这就是传说中的呆毛相惜吗?感觉长见识了。(兴奋)


  “那个,我就想问一下。”日向创说,“你和狛枝……在甲板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苗木诚的脸红了起来,看起来似乎仍对之前的冒犯前辈感到害羞:“呃,那个……是我的不对,因为有些不满狛枝前辈对自己的贬低,而且总觉得前辈说的希望绝望有些不对劲,没办法同意,所以就忍不住……和前辈辩论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脸颊,“虽然自己说有些害羞……不过,我对自己的辩论功夫还是有些信心的,结果一不小心就……”


  78期:嗯,我们都(对超高校级的嘴炮)深有体会。


  理清了前因后果,日向创沉痛地拍拍后辈的肩膀,为他送上了来自前辈的诚挚祝福。


  日向创:“干得漂亮。保重。”


15.


  他们回到了大厅。


  虽然大多数人都跟着日向创到了甲板上去找人,但是大厅里还是有人留下来的,站在大屏幕前的超高校级的辣妹江之岛盾子兴致勃勃地将目光从主控制板上移了开来,看向他们:“找到苗木了?”


  雾切响子不动声色地瞥了她和另一角的战刃骸一眼,点点头:“找到了。”


  她和十神交换了一下目光,没过多久,腐川冬子就非常勉强、结结巴巴地去找同样留守大厅的罪木蜜柑说话去了。


  77期生和其他的78期生没有注意到这些异样,他们又坐下来聊了会儿——狛枝凪斗搬来椅子,硬生生挤开78期生牢牢占据了苗木身边的位置,不管苗木说什么都拼命点头应好——很快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我们应该告别了。”雾切响子说,“美妙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


  “啊……”朝日奈葵发出长长的叹息,她有些不乐意地靠在椅子上,“一想到回去还有那么多工作……我就不想动了……”


  “但是工作是不会减少的。”超高校级的偶像舞圆沙耶香捂着嘴笑了起来,“正因如此,美好的时光才更加值得珍惜呢。我们要好好工作,为更多的美好时光努力才对呀。”


  看见偶像纯真的笑容,苗木诚的脸红了起来:“舞、舞圆桑说得对。”


16.


  78期生站起身,来到对接通道前和前辈们一一告别,然后大家发现狛枝凪斗不见了。


  “……狛枝呢?”日向创嘴角抽搐,不对啊,刚才还死死黏在苗木君身边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唔。”七海千秋——虽然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在星舰电脑中,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溜到日向创腕表上——若有所思,“我似乎知道狛枝君去做什么了,大概是……那个?”


  “那个……?”日向创不明所以。


  话音刚落,狛枝凪斗就气喘吁吁地从大厅跑了过来,他满头大汗,手中却还坚持举着某样东西,径直递到苗木诚面前。


  那是一条崭新的胖次,黑白格子花纹的。


  日向创:“……”


  想起某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未来号”舰长的嘴角猛烈地抽搐起来。


  而那边的狛枝凪斗已经大声地喊道:“这是我的胖次!还请苗木君务必收下!”


  在狛枝凪斗发出变态宣言后,78期生迅速行动起来,形成人墙将苗木诚与狛枝凪斗彻底隔离。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的脸已经青了,而大神樱看起来很想当场就把这个给人胖次污染苗木眼睛的变态人道毁灭。


  苗木诚一脸懵逼,他看到被硬塞到自己眼前的、现在仍在前辈手中顽强挥舞透过人墙刷存在感的、狛枝前辈的胖次,整张脸都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问道:“狛、狛枝前辈?为、为什么……”要给我胖次啊?


  “嗯……虽然不太明白,不过应该就是这样没错?”狛枝凪斗暂时停下了挥舞胖次的行为,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同学,结果收到了同伴们迷之欣慰的目光,“胖次是友谊的证明之类的?想要成为挚友,就必须要把胖次交给他这样的?”


   78期生:“……”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他很快扔掉了这点微不足道的疑惑,发挥能扛着冰箱回家的怪力,兴奋地突破层层阻碍冲到苗木诚面前,狂热地握住“希望”的手,将自己的胖次塞到少年手中:“总之苗木君请收下吧!虽然在我们舰队上,大家都把胖次交给了日向君,但是我没有哦!”


  他邀功似的,拼命对着苗木诚讨好一样地微笑:“这可是我第一次送出胖次!也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胖次!看,是我最喜欢的样式呢!我都舍不得穿的!我敢保证,有我的‘幸运’加持,无论遇上何种不幸,这条胖次都绝对不会有任何损毁的!所以请收下吧!”


  狛枝凪斗之后说的话苗木诚已经听不见了,他呆滞地看向石化的日向创。


  苗木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日向君!


  日向创:“……”我不是!我没有!苗木君你听我说!


  而狛枝凪斗还在惋惜地喋喋不休:“虽然很想请苗木君也将自己的胖次交给我……但是我知道的,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垫脚石是没有资格拿到苗木君的胖次的……”


  苗木诚已经没力气反驳狛枝凪斗又一次的自贬了,他现在只想和那条黑白格子胖次一起原地爆炸,看起来整个人都窒息了。


  之前猝不及防的雾切响子干脆利落地掏出女式激光枪,对着狛枝凪斗的呆毛就是一发,大神樱和朝日奈葵扑回来挤开狛枝凪斗,将苗木诚再次纳于自己的保护圈下。


  78期生井然有序、飞快地撤退回自己的星舰上,在对接通道消失的前一秒,十神白夜冷冰冰地瞪了一眼狛枝凪斗,对着日向创虚伪地提了提嘴角:“请放心吧,日向舰长,您的丰功伟绩——胖次收藏家之类的,我绝对会好好宣扬的。不用太感谢我,告辞。”


  日向创:“……”不!等等!别这样!


  半个月后,星海中流传起了“胖次收割家”的神秘传说。


评论 ( 6 )
热度 ( 96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