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耀法】万圣前夜(1)

考试结束!

过死线更新!

准备来篇短文调节一下心情,于是写了耀法!

总之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与本家万圣节设定相关,大概三篇完结,可能有车,就这样!

******以下是正文*****

1.

  基尔伯特在等人。

  已经半个小时了……他抖抖脚,抬头看了眼树上的南瓜灯,又低下头,不耐烦地磨着脚下的草皮,弗朗西斯那家伙也太慢了!其他人都已经开始狂欢了!

  啊啊……这半个小时里大家都不知道讨到多少糖果了,而本大爷却一颗也没有!

  “基尔伯特~”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基尔伯特抬起头,立刻被眼前人的装扮震了震。

  “等很久了吧?抱歉,对不起啦~请原谅我!”金色半长发的少年歉意地微笑着,微微弯下腰,系在头发上的金铃铛“叮咚”作响。

  基尔伯特:“……你这是什么打扮。”

  基尔伯特仓皇地后退两步,小伙伴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很不好的回忆,再加上之前积的一肚子火气,让他的话语变得极冲;“太慢了!你迟到了半个小时!”

  他的声音意外地轻,这让满含怒火的话也和缓起来。

  “因为这个装扮很难穿啊~”弗朗西斯拉拉裙摆,苦恼地晃晃脑袋,“我很早就开始准备了,没想到还是来不及。”

  “那别弄成这样不就好了。”基尔伯特没好气地说,“看起来像个女孩子。”

  “诶~”弗朗西斯说,“但我喜欢啊~对了,我扮演的可是小铃仙呢。”

  即使在夜里,穿着天蓝色长裙、金色发丝被深蓝缎带(天啊上面还有铃铛!)整整齐齐束起、脚踝手腕带着金铃铛的弗朗西斯也闪闪发亮。

  “不好看吗?”弗朗西斯眨了眨眼,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天蓝色的裙摆像花朵一样旋转绽放,脚踝的铃铛发出清脆的欢乐(yue),“还是说不适合我?”

  基尔伯特低头捂脸。

  要命的不是不好看、不适合,而是……太特么适合了啊!!

  这一刻,基尔伯特想起了初恋破碎时的恐惧,巨大的心理阴影差点将男孩儿淹没了。

  从他的反应中得到满意答复的弗朗西斯转移了话题:“对了,安东尼奥呢?”

  基尔伯特撇嘴:“和罗维诺一起去玩了,扮的是番茄妖精。”

  “伊莎呢?”

  “和小少爷一起去玩了,扮的是恶魔。可恶,抄袭本大爷的创意!”

  “……路德呢?”

  “……和费里一起去玩了,扮的是狼人。”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的冒险只有我们两个了?”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面面相觑。

  巨大的阴云在基尔伯特头顶盘旋:“没错,只有我们两个。”

  两个没人要的家伙。

  弗朗西斯同情地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

  “可恶!别用那种目光看着我啊!本大爷才不会哭呢!”基尔伯特炸毛,“不就是安东尼奥有伴了,伊莎宁肯和小少爷玩也不要本大爷,就连阿西……呜呜,就连阿西也……是啦,费里超可爱的,阿西居然把他抢走了……呜呜,本大爷的阿西,居然被费里抢走了……”

  他一抹眼泪,布制的恶魔耳朵和尾巴都仿佛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KESESESE……呜呜呜……”

  弗朗西斯:“节哀。”

  “离本大爷远点啦!本大爷还不需要你安慰!同样被亚瑟(今天是吸血鬼哦~)抛弃的家伙!”


2.

  这是孩子们从大人那里听来的故事。

  据说是很久很久以前,在他们这个小镇只有两三户人家的时候,有一个自遥远东方而来的男人来到了这个小镇,并且在这里安家了。

  他们一开始相处得很好,虽然东方人穿着奇怪的衣服,头发和眼睛是不祥的黑色,但是那实在是个好脾气的男人,于是镇上的人也不在意他那些奇怪的地方了。

  但是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那个东方人不会变老。

  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最初的小孩子们变成了大人,大人们结婚生子,老人们即将被死神召见,但是那个东方人还是一开始的样子,黑色的头发找不到一点白霜,象牙色的皮肤光滑柔嫩,没有一丝皱纹。

  巫师,巫师!所有人都这样称呼他。

  他不能再继续住在镇子上了,因为巫师会带来不幸。

  最终那个东方巫师离开了镇子,搬入了森林里。

  直到今天,有时候人们也会看见森林里突然升起的烟雾——那是离群寡居的巫师生起火,在制作魔药呢。

  “嘶……”基尔伯特咧咧嘴,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喂,弗朗西斯,你说这是真的吗?”

  “不知道。”弗朗西斯说,低头躲过一根横生的树枝,“但确实有人看见这森林里的小屋……而我们不就是为了证明这点而来的吗?”

  虽然冒险小队只剩两个人,可是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仍然决定按照原计划行动。

  想想吧,其他人都只能从大人们那里拿到可有可无的甜点,而他们却可以从巫师手中得到传说中的魔力糖果!所有的孩子都会羡慕他们的!

  “绝对不能被人看低了!就算没有他们,本大爷一个人也可以!”

  “没错!”

  “……不过,住在森林里的东方巫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两个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森林里走,好奇地交谈着。

  尽管不知道巫师到底住哪里,但是按照童话故事,巫师总是住在森林最深处的——所以,往深处走就没错啦!

  他们不停地走,走了很长时间,长到基尔伯特的恶魔尾巴不知何时掉到泥里,弗朗西斯的深蓝缎带被勾破,漂亮的金发披散下来为止,两个孩子才慌张地停下脚步。

  但是太晚了,他们在森林里走得太久太远,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怎么办,基尔?”弗朗西斯害怕地问道,“我们迷路了……而我们现在又渴、又累、又饿……我很困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就连尸体都不一定会被大家找到……我们的灵魂会永远迷失在这片森林里的。”

  “别说了,弗朗西斯!”基尔伯特抖了抖,“你说得太可怕了!”

  “我们再走走。”基尔伯特说,“再走走,走远点儿,或许能发现什么。”

  他张望四周,准备找找可能有人走过的路,这时候弗朗西斯戳了戳他。

  “干什么,弗朗!你吓了我一大跳!”

  “那边。”弗朗西斯的声音发着抖,他抬起手,指向东边,“基尔,看那边。”

  基尔伯特顺着弗朗西斯的手指看过去,透过暗淡的星光,发现树摇晃的影子里,藏着一座红顶的房子。

  他们惊恐地互相对视,苍白的脸印在彼此的瞳孔里,两个男孩手拉着手,踌躇不前。


3.

  “真的要进去吗……基尔……”

  “没办法了吧!”基尔伯特咽下口水,勇敢地拉起弗朗西斯的手,把小伙伴往门口又拉近几步,这下两个人全都站在红房子的门前了,“巫师什么的,只是大人用来骗我们小孩的!现实生活中是不会有巫师的!”

  “但是,基尔……”弗朗西斯果断地捅了他一刀,“你的腿在抖啊……”

  “闭闭闭闭嘴弗朗!”基尔伯特红着脸大喊,“本大爷只是觉得有点冷而已!”

  红房子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高大的黑影覆盖在少年们的身上。

  “……两位小客人,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啊啊啊啊啊啊!!!”

  小恶魔和小铃仙毫不犹豫地抱在一起,惨叫着跌下台阶,滚成一团。

  “鬼啊啊啊啊啊!!!”

  “好痛痛痛痛痛!!!”

  “……呵。”

  轻飘飘的笑声从上方传了过来。

  弗朗西斯鼓足勇气,不去理自己怀里那个还在不断惨叫的怂货,颤巍巍地抬起头——然后他呆住了。

  泛着泪花的蓝色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房子主人的模样。

  高挑纤长的身形,奇怪的衣服,黑色的长发……眼睛是什么颜色,弗朗西斯不知道,因为男人的脸被一张写着红色符号的长纸条盖住了,他只能看见男人唇角向上勾起的弧度。

  东、东方巫师!!

  弗朗西斯捂住嘴,用尽全力才没让自己尖叫出来。

  “真是……”黑头发的男人摇摇头,无奈地轻声叹息,举着红色的灯走下台阶,“勇敢而莽撞的小客人啊。”

  他在两个瑟瑟发抖的男孩面前停下脚步,伸出手摸了摸金发男孩的脑袋,语气柔和却不容置疑:“夜已经很深了,你们继续在森林里乱跑可是很危险的……不如在我这里睡一觉,明天早上再走,如何?”

  吓呆了的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木成了两块石头,被男人像拎小鸡仔一样地拎进了屋子。

  ——救、救命!!要被东方巫师吃掉了啊啊啊啊!!!


4.

  洗了一个暖呼呼的热水澡,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后,两个孩子终于安定下来。

  “虽然是巫师……不过好像并不是坏巫师哦?”

  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趴在柔软的床上,裹着被子窃窃私语。

  然后被男人用指节挨个轻轻地敲了敲额头。,

  “好了好了,我的小客人们。已经很晚了,该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诶——”男孩子们不满地鼓起脸。

  “但是本大爷一点都不困!”

  “我也是,我们今天的目标还没完成呢!”

  “啊!”X2

  他们对视一眼,想起了不知何时被抛到脑后的冒险,不约而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先生,你是传说中的东方巫师吗?”

  “先生,我们的衣服呢?没有衣服,我们就要不了糖果啦!”

  男人把两个不安分的小鬼一个个摁住,重新塞回被子里:“东方巫师?不,我不是……虽然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你们的衣服?我已经拿去洗了,要到明天早上才会干——所以,乖乖地睡觉吧。”

  “哈……”孩子们叹气。

  “本大爷的恶魔装!”基尔伯特气哼哼地说,“本大爷准备了好久的,本来打算要在小少爷和伊莎面前好好炫耀一下的!还有糖果!本大爷都已经说了一定会拿到最多的糖果的,结果今天一颗都没有要到!绝对会被大家嘲笑的!”

  弗朗西斯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也是……小铃仙的衣服我准备了好久呢,今天也是打扮了好长时间才出门……可是除了基尔,谁都没看到!不止一颗糖果都没要到,连衣服都破破烂烂的,一点儿都不好看!”

  “……真是麻烦的小客人啊。”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说,笑得无奈而包容,他安抚地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放心吧,你们想要的一切都会成真。糖果会有的,你们都会被大家羡慕。而你,弗朗西斯——”他对着金发男孩俯下身,纤长的手指在他柔软的头发中拨弄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把不知从哪里拿到的镜子递给乖巧而好奇的男孩子,“来看看吧。”

  弗朗西斯接过镜子,对着里面的人惊叫起来:“咦——”

  乱糟糟的头发被打理好了,比弗朗西斯自己梳的要好看得多,固定住精致辫子的,正是那一条有着铃铛,早就丢失在森林里的深蓝缎带。

  一边的基尔伯特早就按捺不住了:“弗朗西斯,原来你还有一条缎带吗!”

  “不、不是的,我只有一条……”

  “……你很美。”宽大的手掌轻柔地抚摸他的脑袋,小心地没有弄乱发型,弗朗西斯呆呆地抬起头,男人对着他露出温柔的微笑,“你很美,弗朗西斯……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小铃仙,没必要难过,也不必哭泣。”

  他发自内心地说:“你真美。”


5.

  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旁边的基尔伯特喋喋不休,兴奋地自言自语:“呜哇,东方巫师……!我见到东方巫师了,这绝对要写进日记里!明天要和大家去炫耀,那些胆小鬼,他们根本想不到本大爷经历了什么……”

  他把脸埋进枕头,用手捂住耳朵,即使这样,东方巫师温柔的声音和笑容依然不断在脑海回放。

  “你真美。”他这样说。

  “脸好热……”弗朗西斯喃喃地说。

  他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心脏砰砰地跳,明明已经很困了,但就是无法睡着,脸颊好像着了火,莫名的热度从耳根开始,一路烧到脸上、脖子上。

  第二天当他和基尔伯特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了森林,身上穿着万圣节前夜的服装,基尔伯特是恶魔,他是小铃仙,各自的手里都拿着一袋糖果。

  那个夜晚像梦一样地消散了,他们从巫师的世界出来,重新回到了现实。

  基尔伯特高兴地尖叫着冲向自己家,弗朗西斯跟在他身后,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向森林。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红色的影子在翻涌的树海中一闪而逝。


6.

  僵尸,在中国民间传说中,特指人类的尸体在死后,因为阴气过重而变成的妖魔。

  僵尸、吗……

  弗朗西斯单手托腮,讲台上的老师正慢条斯理地讲课,而他的目光游移,飘乎乎地想着自己的事情。

  神经大条的基尔伯特在回来三天后终于感到害怕,自此对那次冒险闭口不谈,只说遇到了住在森林里的好心人,把他们送了回来。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一个样子,对于超自然的存在都非常没办法,弗朗西斯也不指望他帮忙,自己一个人四处查找文献,想要知道那个东方人的真实身份。

  这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像基尔伯特那样真把那个晚上当成一场梦才是正确的,弗朗西斯自己都觉得他疯了,但事实是他始终没停下寻找的举动。

  最后他在一本中国传来的故事书里找到了最相似的答案。

  僵尸。

  和吸血鬼相似,但又不尽相同的怪物。

  但是,虽然是怪物,却……

  弗朗西斯垂下眼,不自觉地抚了抚头发。

  那只手很冷,力度却相当温柔。

  我想再去一趟。

  他对自己说。

  我得再去一趟……一个人去见他。

  我想见他,没错……我想见他。


7.

  ……现在的孩子都在想什么呢。

  王耀有些苦恼地注视着床上睡着的男孩子,轻轻拭去那光滑脸蛋儿上的泪珠,摇摇头举着蜡烛走出去。

  虽然他已经很老了……但是好歹照顾过那么多熊孩子,王耀自问还是懂一点孩子心思的。但是对于自己找死的弗朗西斯,王耀怎么也摸不着他的脑回路。

  应该已经警告过的吧,不要在森林里到处乱晃之类的。

  结果这孩子大晚上一个人闯了进来,拼命朝森林里走,如果不是自己早就把这林子理了一遍又一遍,只怕这孩子就被野兽吃进嘴里了。

  自家里那些熊孩子长大成人自立门户,想起曾经与凯撒的交往(友情),动了心思来到这西方之地开始,王耀很久没这么烦恼过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弗朗西斯告诉了他答案。

  “我、我想见您。”

  漂亮得模糊了性别的小孩儿忐忑不安地站在他面前,勇敢地仰着脸这么说,下一刻又羞怯地垂下眼眸,紧张地绞着手。

  “我想见您……我、我想了解您,想和您成为朋友。”

  “……”

  王耀一时失语。

  ……我果然已经老了。他颇为微妙地想。


评论 ( 4 )
热度 ( 74 )
  1. 炸鱼法棍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找到了,赞美太太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