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天倾

16.


  (屏幕亮起,瓦修进入另一间房间,里面阿尔小队和北\欧所有人都在)

  瓦修:非常感谢诸位的鼎力相助,吾辈才能救回诺拉。因此,在吾辈力所能及之处,诸位想要的报酬,吾辈皆会奉上。

  诺威:不用那么麻烦~毕竟~我们一开始只是想要钱而已~

  提诺:诺、诺威!

  瓦修:酬金吗?吾辈已经吩咐下人去准备,此时应该备好了。

  诺威: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提诺:诶、诶?!就这么走了吗,诺威?那、那个,茨温利大人,诺拉小姐……

  瓦修:诺拉很好,感谢关心。

  提诺:是吗,那就好。

  贝瓦尔德:(拉)

  提诺:呀!瑞、瑞桑!好、好的,那我们这就告辞了,茨温利大人。

  瓦修:啊……慢走。


  (北\欧五人离开房间)

  瓦修:那么……(看向阿尔等人)这几位,又想要何种报酬呢?顺带一提,藏头露尾,不是英雄所为。

  阿尔弗雷德:谁说的!HERO才不是什么藏头露尾之辈啊!(掀帽)

  亚瑟:笨蛋美\国!……啊。

  瓦修:……果然如此,各位似乎都是大名鼎鼎的通缉犯呢。

  费里西安诺:VE~~VE~~~原来早就被看穿了吗?(飙泪)

  罗维诺:可恶……

  路德维希:看来好像没必要继续隐藏下去了啊。(掀帽)

  安东尼奥:诶~瑞\士可真有一套啊~

  基尔伯特:KESESESE,像本大爷这样光芒四射的人物,区区斗篷根本掩盖不了嘛!

  本田菊:普\鲁\士君……(掀帽)

  瓦修:……!!

  本田菊:茨温利大人?

  瓦修:……

  瓦修:……、…、…。

  瓦修:……抱歉,是吾辈失态了。

  瓦修:那么,诸位所想要的报酬,又是什么?

  亚瑟:我们想要知道一辆马车的下落。


  (对瓦修描述了一番)

  瓦修:……确实有一辆那样的马车在几日前进入过列\支\敦、不,茨温利,但是它已经在你们入城的前一天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结果又没追上吗?而且还只差了一天!啊……这种感觉,真是……!

  安东尼奥:法\国那家伙也太会躲了吧~

  基尔伯特:所以说抓到后一定要好好惩罚他,KESESESESE!

  路德维希:请问那辆马车的去向是?

  瓦修:……往北边去了。似乎是要去北国。

  费里西安诺:北国吗?

  罗维诺:……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咬牙)……

  瓦修:……似乎有所定计的样子呢,那么吾辈就不打扰了,暂且告辞。

  路德维希:啊、啊啊,多谢茨温利大人提供的情报。

  瓦修:(走到门口后回头)吾辈需要提醒诸位一句,虽然感念诸位对诺拉的援救之情,但是还是请尽快离去吧——毕竟诸位通缉犯的身份不可更改,吾辈虽为领主,亦不能包庇。

  阿尔弗雷德:诶?不是说茨温利是绝对中立的吗?

  瓦修:中立和抓捕恶人并没有冲突之处。

  阿尔弗雷德:怎么这样……(不满鼓脸)

  亚瑟:我们知道了,很快就会离开的。

  瓦修:……、…、…。

  瓦修:……小心本田菊(轻声)。

  亚瑟:哎?!


  (瓦修推门出去,屏幕暗下)

  (屏幕亮起)


  (最开始阿尔和马修所在的悬崖处,一个人被士兵包围,服装破烂,士兵们逐渐向他逼近,而他也一步步退向悬崖)

  波诺弗瓦:哈、哈哈……也就是说,哥哥被逼到绝境了吗?

  波诺弗瓦:还真是狼狈啊……没想到我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呢。

  波诺弗瓦:呐,都到这个时候了,也不肯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

  ???:当然不。


  (士兵向两边退去,中间空出一条道路,一个少年模样、穿着教廷服饰的人走了过来)

  波诺弗瓦:你……你是、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是的,正是我。

  威尼斯诺:啊啊,法兰西斯哥哥……我啊,想这样和你对话,想了好久好久啊……终于在今天实现了呢。

  波诺弗瓦:……我却是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啊,威尼斯诺——难怪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反击和挣扎殊无成效,原来连自以为的对手都是错误的……呵,落到如今的境地,我输得不冤。

  威尼斯诺:是呢,法兰西斯哥哥的垂死挣扎真是非常精彩……让我充分看了一场好戏啊,也该感谢您激怒了伊万大人,不然的话只怕我还无法这么快就达成目的。

  波诺弗瓦:……你的动作为什么突然间加快了?之前并没有如此急迫地针对我吧?

  威尼斯诺:诶诶,太敏感了啊,法兰西斯哥哥,居然连这一点都发觉了。

  波诺弗瓦:我不是傻瓜,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好吧, 既然答应了法兰西斯哥哥,要让你死得清楚……呐,大家,把‘那个’带上来吧。

  士兵:遵命,教宗陛下。


  (一个士兵离开,一会儿后有两个士兵扶着法叔走了过来)

  威尼斯诺:呐,‘他’就是我可以肆无忌惮下手的原因了呢。

  波诺弗瓦:!!

  波诺弗瓦: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威尼斯诺:……呼呼,法兰西斯哥哥的反应和我一开始的时候一样呢。(弯下腰将脸凑近法叔,轻抚他的下巴,对着波诺弗瓦微笑)世界真是奇妙……不是吗?

  威尼斯诺:不只容貌,就连灵魂的本源,和您都是如出一辙啊……这真是太好了,是神赠与我的赞礼——他所拥有的,你皆可夺取,同样,你所拥有的,他皆可继承。

  威尼斯诺:如果说双生子是被神明不慎分开的‘不幸’的灵魂,那么,他就是完美的‘替代品’……对吧?

  波诺弗瓦:……啊啊,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哥哥确实明白了。

  威尼斯诺:能明白真是太好了,那么,法兰西斯哥哥……你可以去死了吧?

  波诺弗瓦: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可是如果不弄清楚就无法瞑目的重要问题哦。

  波诺弗瓦:威尼斯诺……让你不惜联合伊万·布拉金斯基和革命军的原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最后,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呵,做出一副无辜而不解的模样,如此义正辞严地发问……还真是法兰西斯哥哥你会做的事,令人恶心的伪善者。

  波诺弗瓦:……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罗马诺。

  波诺弗瓦:……!

  威尼斯诺:……罗马诺,我的哥哥罗马诺……他是怎么死的?

  波诺弗瓦: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不想回答的话……那么,路弗斯呢?

  波诺弗瓦:!!

  威尼斯诺:呐,法兰西斯哥哥,你能告诉我……路弗斯·神圣罗马,你杀死他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吗?

  威尼斯诺:我真的、真的很想知道啊……在这么多年里,我一直都想知道。

  波诺弗瓦:……威尼斯诺,你为什么会……?

  威尼斯诺:闭嘴!

  威尼斯诺:别叫我‘威尼斯诺’!可以这么呼唤的人早就死了!!从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嘴巴里出来……让我恶心!!

  威尼斯诺:我为什么会?!你想说我为什么会知道吧?!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不知道?!

  威尼斯诺:那是我的半身,我天生的另一半灵魂!哈,当他‘消失’时我有多么痛苦,灵魂被硬生生撕裂的痛楚……我一辈子都会记得!!

  威尼斯诺:而路弗斯……他是我天生契合的守护骑士,我们之间的契约除非死亡否则绝不会消除!!所以这么多年我才会一直等待……等待他回来啊……我等了这么多年!!

  波诺弗瓦:威尼、瓦尔加斯……路弗斯他还……

  威尼斯诺:闭嘴!都说了你给我闭嘴啊!!波诺弗瓦!!!

  威尼斯诺:你想说他还活着,他的灵魂依然存在?呵,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是这个名字吧?

  波诺弗瓦:!

  威尼斯诺:为什么那么吃惊呢,法兰西斯哥哥?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了,不管是契约断裂也好,还是路弗斯的灵魂已经转世也好……哈哈,我一开始还以为什么都不会改变……

  威尼斯诺:但是不一样了啊!不一样!!你们以为有一个同样灵魂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就能安抚我吗?!那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而我等待着的,一直都是路弗斯·神圣罗马!!

  威尼斯诺:就算拥有同样的灵魂又如何?就算是他的转世又如何?!他已经不是路弗斯·神圣罗马了!!而你们居然以为我会被这样蒙蔽过去!!

  波诺弗瓦:……

  波诺弗瓦:是吗……我无话可说。

  波诺弗瓦:不论有何种理由,找何种借口,我确实是杀害了路弗斯·神圣罗马的凶手。

  波诺弗瓦:既然你如此宣判……那么我甘愿受死,这是我的罪孽。


  (波诺弗瓦走到悬崖边,准备跳下)

  波诺弗瓦:……晚安,瓦尔加斯。

  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贞德·达尔克。

  波诺弗瓦:?!(猛然转身)

  威尼斯诺:(抬头微笑)她的灵魂……在我这里哦。

  波诺弗瓦:(意识到了什么)不……瓦尔加斯……

  威尼斯诺:‘诸神在上,愿魔女的灵魂永堕地狱’……这样的祷告,我始终铭记于心。

  波诺弗瓦:不……!你不能……!

  威尼斯诺:快点去死吧,波诺弗瓦?(歪头微笑)


  (士兵抓住挣扎的波诺弗瓦,把他推下悬崖,波诺弗瓦死死抓住最后一块岩石)

  波诺弗瓦:瓦尔加斯……拜托了……只有这一件事……求你……

  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波诺弗瓦——你是在向敌人求饶,乞求他的怜悯。

  波诺弗瓦:求你……你对我做什么都好,但是……贞德她……是无辜的……

  威尼斯诺:我当然知道她无辜。

  威尼斯诺:闪耀的少女的灵魂,纯洁无暇,全心全意都是她的‘弗朗西斯’,愿意为‘波诺弗瓦’流尽最后一滴血。

  威尼斯诺:……可路弗斯也是无辜的呀。

  波诺弗瓦:……瓦尔加斯……不……!

  威尼斯诺:你为什么这么痛苦呢,波诺弗瓦?为什么像狗一样地祈求我?推她上战场的不是我,绑她上火刑架的不是我,抛弃她的不是我,最后——就连诅咒她的也不是我。

  威尼斯诺:我只是顺应了信徒们的祷告而已啊。

  波诺弗瓦:求求你……瓦尔加斯……求你……

  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喃喃)……你总是这样。

  威尼斯诺:你总是这样,法兰西斯哥哥。

  威尼斯诺:我曾经真的把你当成英雄过……但你总是这样,法兰西斯哥哥,你总是慢一步、慢一步、慢一步……最后什么东西都抓不住,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珍贵的事物统统都失去了……你总是这样。

  威尼斯诺:哥哥死去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哭;路弗斯死去的时候,你也哭了……而贞德,你挚爱的少女——你急匆匆赶来最终却只能目送她于烈火中消散,我抚摸那个少女的灵魂的时候,也同样清晰地感受到你眼泪的重量。

  威尼斯诺:但是,法兰西斯哥哥……泪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一点,连我这个爱哭鬼都知道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威尼斯诺:……你真软弱。

  威尼斯诺:遗忘你的圣少女的仇恨,与害死她的柯克兰为伍;闭上眼遮住耳,对自私自利的领民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你爱的女人死了,而你什么都不做。

  威尼斯诺:仇恨……仇恨让我成为了教宗,我为了复仇挥舞刀刃、玩弄权术,我的目标已近在咫尺,而你,法兰西斯哥哥……

  威尼斯诺:你现在却只能跪在我脚下,求我的哪怕一点点的怜悯!

  威尼斯诺:……你已经没用了,请去死吧,波诺弗瓦。


  (威尼斯诺脚踩在波诺弗瓦的手上,然后一脚把他的手踢开,波诺弗瓦落下悬崖)

  威尼斯诺:而她将永不得解脱。

  波诺弗瓦:不……不、不、不!!


  (威尼斯诺注视悬崖半晌)

  威尼斯诺:……、…、…。

  威尼斯诺:……回去吧。

  士兵:教宗大人,关于波诺弗瓦,是不是要搜寻他的尸体……

  威尼斯诺:(微笑)你在说什么呢,波诺弗瓦?他不就在这里吗?(指法叔)

  威尼斯诺:旧的波诺弗瓦已经死去了,新的波诺弗瓦将握于我手……至于法兰西斯,他的死活,又有谁会在意呢?


  (屏幕暗下)

  (屏幕亮起,柯克兰家)

  柯克兰:(心头忽然一动)……波诺弗瓦?


  (屏幕暗下)

  (屏幕亮起,某处华丽的大屋,与罗维诺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

  ???A:(捂住心口)呜……!这种感觉……好痛!怎么会……

  ???A:……威尼斯诺……你在、哭吗?

  ???B:(推门进来)罗马诺,亲分回来啦~

  ???B:!!

  ???B:罗马诺!罗马诺你怎么了!!


  (屏幕暗下)

  (屏幕亮起,雨天,泥地,垂死的波诺弗瓦,一个少女走过,注意到他)

  波诺弗瓦:呜……

  少女:呀!这里怎么会有人?(走近)而且伤得好重……喂!你还清醒着吗?

  波诺弗瓦:我要、回去……我……

  少女:好像在说些什么……

  少女:……这个伤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马上治疗。暂时先去我家吧。(将人抱起)

  波诺弗瓦:(迷迷糊糊地睁眼)……贞、德?

  少女:?

  波诺弗瓦:(哭泣)对不起、对不起、贞德、我……(昏迷)

  少女:……哎呀。(苦笑)


  (屏幕暗下)


  第三章


  『迷雾』


  完


  『龙的藏书阁·记录之间·起之章·诺拉篇

   龙的藏书阁·记录之间·起之章·微型国家篇(西兰、怀俄)

   龙的藏书阁·记录之间·转之章·诺拉&瓦修篇』


  『开放』

************

天上的恩怨情仇初现端倪。(微笑)

可怜的法叔,这回变成公主役了啊。(微笑)

还有说明一下,瓦修的最后一句话是用了魔法的,所以说只有亚瑟听见哦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