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龙隐

久违地来一发,太久没写都有点摸不准这篇的文风了。

未完,剩下的一半明天补。

******

  帝辛:我不想供养神明了。

  王座上的青年如是说。

  王座下的臣子们惊惶拜服,哀哀哭泣。

  然而王置之不理,他偏过头,注视着王座边漫不经心伫立着的青年,语带笑意,眼中深寒,拖长了声音问道。

  帝辛:商——你意下如何?

  青年嗤笑,眉眼飞扬。

  商:陛下之意甚好。

  

  王耀:你在对陛下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少年气急了,他鼓起脸,瞪着眼睛气嘟嘟地怒视着眼前的青年,恨不得把手上捧着的龟甲全甩在他身上。

  王耀:你这家伙,到底会不会做事啊!早知道我今天就上朝去了!不行,我得跟陛下去说——

  他一甩袖就要走,心急火燎。

  “不供养神明”?哪有那么容易!此时诸多大能,漫天神佛,此话一出,便是把他们都得罪了。

  年轻的王当真狂妄——王耀恶狠狠地想着,真以为只有他动过这个念头?

  是的,帝辛天资聪颖,闻见甚敏,才力过人,有倒曳九牛之威,具抚梁易柱之力。他少年即位,为王后励精图治,选贤举能,文武兼修——百姓生活安乐,四方诸侯拜伏,更是将疆域扩展至前所未有的境地。

  可这些都不足以成为帝辛向神明宣战的底气。

  历代商王,都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然而最终都没有动手的原因——神明强极,凡人于他,不过蝼蚁。

  但他很快就被人拉住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走出这个房间,商扯着他的袖子,把少年硬生生拖了回来,不紧不慢地笑了开来。

  商:你等等。

  王耀:等什么!再等下去,王只怕就要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了!

  商:那就做。

  王耀:商,你——!

  王耀怒火中烧,他原本憋在心中的话语在看到商的姿态后怎么也憋不住,少年完全就炸了。

  王耀:你明明知道!你明明知道!就算王有这个想法,但是如果你劝说的话——!!

  商:就算我劝说也没用。

  青年摇了摇手指,眼神轻浮,唇角轻哂。

  商:那可是王……整个王朝至高无上的王。就算是我又如何?别忘了,即使我身为‘朝代’,最后的命运如何,终究还是掌握于‘王’手中。

  但是王耀不会就这样被他敷衍过去。

  王耀:没错。

  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至少不能像是刚才那样一张嘴就仿佛要喷火——这可不是玩笑,气到极点后,他是真的会喷火的。

  王耀:没错——‘朝代’的走向由‘王’掌握。但这是相互的,‘王’无法抗拒‘潮流’,所以若是你我执意反对,即使是一意孤行的王,也无法拒绝我们。

  商:可我并不想反对啊。

  俊美的青年眯起眼,用手掌托住下颌,悠然自得地打量着少年听到这句话后惊愕的神色,扯开嘴角笑了。

  商:你说的没错,耀,若是你我共同反对,即便是帝辛那样执拗的王,也不得不听从。

  商:但是,耀——我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又凭什么使王信服?

  他自战斗而生,血脉里奔涌着的皆为反逆之血。*

  对于这样天生反骨、桀骜不驯的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对神明宣战”更让他热血沸腾、合乎心意的呢?

  他又怎可能真心去反对君主的狂言。

  王耀冷静下来,但又像是没有冷静下来,他的身体微微发热,仿佛那血从他的君王和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传递而来,滚烫得心底一片喧闹不休。他注视着商,无奈地微笑起来。

  王耀:……好。

  他没发觉自己眼中燃烧的金焰,连瞳孔都灼烧成了非人的竖瞳。

  商咧开嘴,张狂地放声大笑。

  商:放心吧!我还能活几百年呢!

  他站起身,搂过王耀,与他并肩而立,快活地拍着他的肩膀。

  商:我能赢,我一定能赢——这是‘我们’的渴望啊!诸神已到落幕的时候了!!

  然后第二日收到帝辛在女娲神庙内提了首淫~诗的王耀嘴角抽搐。

  王耀:……动作也太快了吧。

  他头痛地瞥了眼手中的诗句,面无表情地按了按太阳穴,对候在一旁惊慌失措的仆人挥了挥手。

  王耀:下去吧。

  老实说这首诗不怎么样,可以说是相当简单粗暴,与帝辛的文采不合,然而想想他对诸神的反感,要他题这一首诗,也实在为难了。

  说是淫~诗,委实有些过了,但正因对象是女娲,是神明,哪怕抱有一点儿的亵渎之意,冒犯之心,便都不足为奇。

  因为这种冒犯正是神明所忌讳的。

  而诸神的惩戒来得措手不及。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