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龙隐

虽然立下了那样的雄心壮志,但事实上,仅仅过了一会儿,普\鲁\士人就不由自主地困顿下来——桌上的饭菜还有大半时,银发青年已经开始打起哈欠。
中\国人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王耀:……你没事吧,普\鲁\士?
基尔伯特:没事,只是有点困……想睡觉而已……
普\鲁\士人挣扎着摆摆手,但很快又捂住另一个哈欠,他正在与自己的上下眼皮作斗争,努力使它们不要那么迫不及待地黏在一起。
但显然他失败了,那颗银色的脑袋晃晃悠悠地垂了下来,在下巴即将碰到胸口处时猛地一抬——很明显是刚刚打了个盹又被惊醒的模样。
王耀:……
怎么看都不是没事吧。
王耀:普\鲁\士,如果支撑不住的话,要不干脆去房间里睡一会儿?
基尔伯特很想说不用,本大爷没这么弱——但是沉沉的睡意几乎捕捉了他全部的意识,就连中\国\人的这句话,听在耳中都是恍恍惚惚、忽远忽近的,于是他知道自己的情况确实不妙。
反正现在也没必要逞强……基尔伯特含糊地对着王耀的方向点点头,扶着墙摸回房间。
目送着银发青年的背影踉踉跄跄地远去,王耀也没心思继续细嚼慢咽了,他草草地又扒了两口饭,干脆地放下碗筷走向客房。
王耀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回答。
只这么一会儿……东方人的眉梢微微一拧,很快又松开了,他推门而入——基尔伯特真的是困极了,连门都来不及关上——映入眼帘的是,是睡姿极度不雅,面朝下趴在床上的笨蛋一只。
王耀:这还真是……
他险些哑然失笑,兄长的本能蠢蠢欲动,最终还是决定遵循心中的欲望,黑发青年略略垂了眼,指尖一抹流光几不可见地闪过。
小心翼翼地靠近基尔伯特,王耀扬了扬眉,轻柔地将青年翻了个身。
基尔伯特:@#¥%&……
普\鲁\士人不满地皱起眉,从口中漏出几声呓语,银发男人精壮的身体下意识地紧绷起来——这是源自本能的警戒,王耀几乎以为他下一刻就会醒来。
但最终基尔伯特只是嘟哝几声,又沉沉睡了过去。
王耀:……
王耀:……这样都不醒吗,还是说,醒不过来呢。
黑发青年直起身,探究的目光谨慎地端详着男人的面孔。
王耀:莫名其妙的嗜睡……吗。是最近开始的呢,还是说在我碰到他之前就这样了?
王耀:即使力量的本质是共通的,但是……毕竟我对于西方的力量体系只是了解而已,普\鲁\士的情况……就算要利用并非常世的力量解决,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我这里。
王耀:虽然说答应了普\鲁\士……但果然,不告诉德国不行吗……而且必须尽快。毕竟是兄弟,况且他那边还有意大利……
喃喃自语着之后的打算,王耀忧虑的目光陡然一顿,在睡着的男人身上久久凝视,半晌后才犹疑地低语道:
王耀:……错觉吗。
王耀:但是……
他在普\鲁\士人的房间里又站了一会儿后,才转身离开。

基尔伯特可以说是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梦境。
上次被迫离开时的情况让他不爽极了——突然之间看不见他的王耀,妄图拐走自家小子生得人模狗样的人贩子,还有最让大爷他耿耿于怀的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无论哪一个问题,基尔伯特都决心这次一定要搞个清楚。
然后他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一个完全不清楚的地方。
这是一栋相当粗糙的宫殿,但是已隐约可见日后奢华的雏形——然而正是这一点,让基尔伯特内心警铃大作。
他此次到来和前次离开的间差,对于梦中而言,又流逝了多少时间?
毕竟上一次和小王耀在部落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不论是最初的黄帝,还是多年之后的尧舜禹,即使他们贵为首领,所住的也只是比其他人稍稍大一点的屋子罢了。
尽管这种现状的成因有许多,但最根本的理由是,那个年代的生产力,根本无法达到建筑宫殿的要求,部落里的人们尚且在为每日的温饱而苦苦挣扎,哪有其他精力关注房子的好看与否呢?
但是,现在却……
基尔伯特有点烦躁,又很快冷静下来。
基尔伯特:如果是和前两次一样的话……
那么王耀一定在这附近。
他沉下心,开始探索这栋宫殿内部,最后终于在最深处的角落找到了他想找的人——这还多亏了他和王耀之间的迷之绑定状态,使他一开始就与王耀相距不远,不然按照这房间的隐蔽状态,基尔伯特百分百保证自己肯定找不到。
本大爷起码找了两个小时啊!!!
基尔伯特满含怨气,气势汹汹地冲进房间。
基尔伯特:王耀——!让本大爷好找!
屋内的少年惊觉地抬起头,金色的眼眸讶然地注视着不速之客。
基尔伯特:……——!!!
普\鲁\士人颤抖着手指向少年,所有还未来得及出口的抱怨话都被堵在喉咙里,最后只能结结巴巴地挤出几个字:
基尔伯特:王、王耀……你、头上那个……是什么?!
不不不,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王耀现在过得怎么样,那个人贩子对他好不好来着……
基尔伯特把胶着的目光从少年的额角收了回来。
和他预想中的一样,身为“国家”,王耀的样子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话说回来,就算在现代,那家伙也是一张娃娃脸好么!普\鲁\士人腹诽道——他仅仅是比分别之时长得更高了些,看起来更有了些少年的模样。
这让基尔伯特原本莫名忐忑的心安定了些,他定定神,按捺下性子,定睛打量如今的王耀。
身上穿着衣服质地明显比分开前好多了,看来那人贩子至少没在生活上苛待自家小孩;脸长开了,虽然还有点婴儿肥,但至少看得出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了,但是,除此之外——基尔伯特沉下脸,血色的瞳孔中杀意闪烁。
记忆中的男孩子,除了那一次爆发之外一直都是笑着的,然而现在眼前的少年,面色苍白,眸光沉沉——即使眉目依然温润,但记忆中的笑影已然全部消隐无踪——那会勾起好看弧度的唇角被紧紧抿住,显出几分苍白的疲惫来。
更别提那两个生在额角的“东西”……
银发青年捏紧双拳,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基尔伯特:那个家伙……对你做了什么?!他怎么敢对本大爷的人动手!!
王耀:……
黑发少年注视着突然闯入的男人,勾了勾唇角——他似乎极力想要露出一个不失礼的微笑,但最终失败了,那细微的弧度终究还是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
真是一个奇妙的男人。
突然出现在这处禁地里,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看他的目光无礼又粗鲁,当然,最奇怪的是现在这种气得似乎随时能暴起杀人的样子。
这宫里虽然看似空无一人,但实则戒备森严,想要闯入,不敢说难于登天,也绝不是区区一个人就能做到的;明明与自己素未谋面,却做出一副熟识的模样——王耀瞥了眼男人紧握的拳头,为什么生气呢,总不至于是为了自己吧;想要对谁挥拳呢,难道是伤害他的人吗,别开玩笑了。
但是好寂寞啊,变成这个样子,被关在这个地方多久了呢……记不清了,值得庆幸的是,毕竟还是从前在阳光下欢笑的日子更多些,于是不断地反刍着那些回忆苟延残喘着——是的,还能支撑下去,还能继续坚持,更何况,这是自己做出的选择,那么其后果自然也当一并承担。
他闭上眼,叹息般地开口:
王耀:我虽不知您从何处得知我的姓名、又是如何进入这里、亦或是想利用我完成什么,但是,为了您的性命着想,还请快点离开吧。
基尔伯特:……!
抛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语,基尔伯特迅速找到了王耀话语中最重要的信息。有那么一瞬间, 他觉得时间都停止了。
基尔伯特:王耀……你……该不会把本大爷忘了吧?!
华服少年疲惫而温和地注视他。
王耀:您……认识我吗?

评论
热度 ( 17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