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龙隐

****选择【1】****
『中\国好感度不变』
****选择【2】****
『中\国好感度+1』
[他陡然想起很多事。
被俘、囚禁,包含众多成员的大房子,席卷天下的红色浪潮,不见硝烟却凶险万分的战场,盛世下的致命隐患,即使拼尽全力也无法挽回的败局,柏林墙倒塌,以及……
那个人倒下的染血背影。
基尔伯特:……或许吧。
他轻声说。
怎么可能不动心。
那个梦太美了……红色的神国太过壮丽,扪心自问,真的不曾动心过吗?不曾期盼过吗?不曾努力过吗?
只是终究一切归零。
倒是眼前这个……始终不肯和他们走通一条道路,执拗地闭上眼,摸索着前进的东方人……还真给他走出一条路来了啊。]
中\国:……是吗,我知道了。
[黑发的青年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中\国:不过就算我答应不告诉德\国……你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这样吧,要不你先在我家住一会儿?
基尔伯特:哦哦哦是嘛!中\国想不到你还真是个好人啊!当然本大爷也帅得像小鸟一样就是了!那就拜托啦!
中\国:……
东方人稍稍呆了呆,愣是没搞明白“好人”和“帅得像小鸟一样”之间的逻辑关系,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引路。
中\国:往这边走……跟紧我。
从联合国总部回到中国花了不少时间,等到达地处北京的中\国的住宅后,天已经黑了。
中\国:早点睡吧。
他对着基尔伯特微微笑了笑,很快以娴熟的动作铺好床单,并且细心地没有选用厚被子之类能刺激他的物品——虽然基尔伯特表示他的心灵并没有这么脆弱,但毫无疑问,这样贴心的举动总能让人升起好感。
也幸好现在是夏天,北京的气温让基尔伯特哪怕露着肚皮睡觉也不会着凉——尽管作为国家是不会如此轻易生病的,更何况如今又是这样的状况。
他已经得了一个对于国家而言最为严重且致命的病症了。
基尔伯特躺在床上,东方人有礼地道了“晚安”之后离开了,他挤开脑海中漫无边际的思绪,尝试着闭上了眼。
或许睡着后就醒不过来了。
……谁管他呢。
****上一选择支选择【1】的请入****
一夜无梦。
基尔伯特难得睡了个好觉。
中\国无疑是个相当会照顾人的家伙——即使对象是个近似幽灵的存在也能伺候得舒舒服服,在北京的日子基尔伯特过得相当舒适。
直到一星期后中\国告诉了他一个噩耗。
中\国:对了普\鲁\士,明天德\国他们会来接你回家。
基尔伯特:……中\国你!
中\国:虽然体谅普\鲁\士你的心情,但作为一位兄长,我也同样明白家人担心的感情啊。更何况这种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总会有方法的,为什么不试试呢?
直到第二天被中\国盯着上了匆匆赶来的德\国的车的时候,基尔伯特还是愤愤不平。
基尔伯特:中\国那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
『进入其他攻略路线』
****上一选择支选择【2】的请入****
郁郁葱葱的丛林。
基尔伯特:……?
他是在睡觉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普\鲁\士\人打量四周。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树林,生机勃勃,同时危机四伏——有许多生物,是他不认识的品种,更没有在任何一本书上看到过相关说明。
基尔伯特:这是怎么回事!
在看到一条静静蜷着身子、在树的枝干上小憩的双头蛇后基尔伯特爆了粗口,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文雅的性子,一向直来直往,有啥说啥。
但是他很快发现不对。
似乎现实中的身体特质也被带来了,虽然乍看身体是凝实的,但是对于这片树林而言恍如无物。
基尔伯特对着刺穿自己的树枝扯扯嘴角。
基尔伯特:……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要在这儿呆到什么时候,但是变故很快就来了,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声响,有人过来了。
基尔伯特下意识地躲藏起来。
基尔伯特:……切,本大爷这是在做什么啊。就算不躲也没人会发现……
???:神农神农!我好像听见有人说话!
基尔伯特:……!
那并不是他熟悉的语言,甚至和这世上的所有语言都不同,但不可思议的是,他明白其中的意思,并迅速理解了。
男人屏住呼吸,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小心地换了躲藏的地方,不被发现地偷偷探出头去。
来人一大一小,大的那个穿着烙印着古老气息的衣袍,而小的那个……不知为何,看到他的脸后,基尔伯特就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小孩子正试图挣脱大人的手,好奇地伸着脑袋张望着,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基尔伯特原先的藏身之地。
……这孩子,难不成能听到他的声音?
神农:殿下,小心些……这地方很危险,您还太小了,可不能一个人偷偷乱跑。
小孩子嘟起了嘴唇。
他生得非常好,还未长开的五官让人分不清他的性别,只是稍稍生气地鼓起脸颊的可爱模样,就让人心头发软,恨不得把一切好东西都为他碰上。
基尔伯特默默地捂住心口,突然想念起了自己的宠物,迫切地想把那只嫩黄色的小鸟揉一揉,仿佛这样才能减轻胸口不明的揪紧。
殿下:没事啦,神农~我只是想看一看,跑不远的~而且我啊,不会那么轻易地死掉的不是吗?你就放心吧~
小孩子拉起被称为“神农”的人的袖子,不依地轻轻摇晃。
好好好!你说的我都同意!
基尔伯特差点就出声了。
神农(微笑):不行,殿下。
基尔伯特:(好可怕的家伙!)
普\鲁\士人对“神农”坚定的心智表示钦佩。
殿下:……好吧。
小孩子失落地低下头去,但他很快又变得兴致勃勃起来,似乎丧失了对未知声音的兴趣,一心一意地绕着“神农”打转,不停地询问。
殿下:神农神农!那是什么!
神农:那是可以治疗头痛的草药。
殿下:神农神农!那个呢!
神农:那个啊……可以治疗肚子疼哦。
殿下:神农神农!为什么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啊?
“神农”微笑起来。
神农:殿下……因为那些草药,我都一样样地亲口尝试过了。
小孩子陷入了沉默,许久后,他才轻声开口。
殿下:很危险的……这样下去,总有一天,神农会死的吧?
他脸上是快哭出来的神色。
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神农”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神农:但是这样的好处不是也很明显吗?知道了这些植物的功用,并且善加利用,部落里的人能活下来,不会再那么轻易地死去……不断发展壮大,然后扎根。
殿下:……
神农:而且,能做这样事的人只有我。
他蹲下身,注视着孩子的眼睛,耐心地述说着。
神农:这样是必须的,殿下……总得有人这么做。而我生来便是这样的使命。
神农:放心吧,殿下……我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还能陪伴您好一段时间呢。
神农:但是……殿下,您太温柔了……这不经让我畏惧,之后您所要面对的残酷时间。
之后男人又说了什么,但是基尔伯特已经听不到了。
晨曦落入红色的瞳孔中。
他醒来了。
王家的早晨弥漫着一股幸福饱足的气息。
注视着中\国忙进忙出的身影,和摆在餐桌上样式丰富的早餐,尽管没有挚爱的土豆,但是……普\鲁\士人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情况,光明正大地伸出手想要尝试一下东方的食物。
中\国:(`へ´##)~啪!
中\国拍下的手穿透了基尔伯特的爪子。
两个人都愣了愣。
基尔伯特:……
中\国:要吃先洗手。这是原则。
基尔伯特:……反正本大爷又吃不了。
基尔伯特不在意地耸耸肩,但是话音里的羡慕嫉妒充分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中\国:……
于是他继续羡慕嫉妒地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吃香喝辣(并没有),于心底再三诅咒:一顿早饭吃那么丰盛干嘛!本大爷才不羡慕啊!
等到中\国吃完早饭开始收拾洗碗,基尔伯特的心理才平衡下来。
他百无聊赖地看着中\国再次开始忙活,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梦境——
〖选择支〗
〖1.将梦境告诉中\国〗
〖2.隐瞒梦境〗
附注:[ ] 部分为选择【2】才有的内容。

评论
热度 ( 20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