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龙隐

这是传说中的小鸟面包组,耀左,因为CP太冷所以自割腿肉,因为卖吧事件,虽然不是什么大大但总之还是做个备份,现在起贴吧和LOFTER一起更新。
垃圾百度吃枣药丸。
以橙光游戏,或者说是AVG游戏的模式展现,本人所写的是中普线。
国拟,耀哥身高175,无口癖,人物可能因为自身把握不到位有OOC,请多指教。
至于其他线,目前懒得写……
更新不定。
记住,这是中普线!一切都以攻略耀哥为基础!不攻略耀哥或者攻略耀哥失败你就相当于GAME OVER了。
以及,耀哥非常非常非常难攻略,走错一步就失败,请务必谨慎选择哟~
***正文*****
这是阴雨连绵的一个月以来少有的晴天。
他坐在树下,阳光洒落,在身上投射出影影绰绰的树叶影子,是适合午睡的场景和温度。
于是他真地眯起眼睛,几乎沉入迷人的黑甜乡中。
意识恍惚间,眼前略过一道身影。
〖选择支〗
〖1.睡觉〗
〖2.打招呼〗
****选择【1】****
很抱歉,主角死亡,游戏结束。
『结局:永眠』
****选择【2】****
打个招呼吧。
他漫不经心地想了想,虽然可能也只是无用功罢了……压根不会被看到吧。
但他还是懒洋洋地抬起手冲着那个身影挥了挥,做完这个动作后,男人像是累极了似的闭上眼。
???:……原来你在这里,普\鲁\士。
温和悦耳的男声。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不情愿地睁开眼,打量站在自己面前、遮住了阳光的俊秀青年,许久后才有些迟疑地皱了皱眉。
基尔伯特:……中\国?
男人红色的眼眸闪过一丝迷离。
中\国(点头):嗯。
中\国:……普鲁士,德国找你很久了。
五千岁的仙人很好地隐藏起自己的疑惑,只作委婉的提醒。
基尔伯特听懂了,但他只是嘲讽般地耻笑两声。
基尔伯特:没用的,我啊,我早就……
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银发红眼的男人抓抓头发,站起身,然后把两只手伸到了东方人面前,努了努嘴。
基尔伯特(烦躁):你看,就是这样。
中\国:……
东方人诧异地扬了扬眉。
面前的两只手,骨架修长,骨节分明,非常漂亮,虎口和指尖处有不少老茧,一些地方更是布满褪不去的细小伤痕,显而易见,这是用惯武器的手。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身为中\国化身的男人低头端详着这两只手,发现这个男人身上显现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中\国:原来如此……普\鲁\士,你这样多久了?
基尔伯特眯起眼思考半晌后放弃,无所谓地回答道。
基尔伯特:大概是俄\罗\斯那家伙差点死了之后开始的吧,也不是很久。
几十年的时间,对美国这样的年轻国家而言或许不短,但对他们两个,特别是某个活了五千年的不老仙人而言,实在算不上什么。
基尔伯特:对了,你说阿西在找我?
中国:(点头)
基尔伯特(想了想,向前一步):这样,中\国你能不能帮我向阿西说一声,就说不用找我了,反正……(苦笑)我也不可能被找到,不用白费力气了。
中\国:……
方才的那一步,让基尔伯特离开了树影——阳光下,普\鲁\士人整个都是半透明的,透过他的身体,甚至能隐隐看到背后树干上的纹路。
身体虚化——这是一个国家在人们心中逐渐消亡的表现。
中\国:……好吧,如果你这样要求的话。
中\国:你还能支持多久?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基尔伯特(不在意地):谁知道,等到人们把普\鲁\士忘掉后我应该就要彻底消失了吧,也许很快,也许很慢——反正阿西现在是德意志的集结体,做得比我好多了,我也不用担心什么。
基尔伯特:倒不如说我现在还能存在,这才奇怪吧。
基尔伯特:说起来,为什么你能看见我,中\国?——我在这儿躺很久了,也没有别的人发现我,难不成仙人真的那么神奇?
中\国:……
黑发青年定定地注视着他。深黑色的眼眸似乎一汪澄澈而不见底的湖水,并不犀利,但足够看透人心。
普\鲁\士人被看得不自在起来,他正要说话,却听见中\国一字一顿道
中\国:你还没忘记那个梦想吧,普\鲁\士。
他说得很慢很慢,仿佛蕴含了巨大的悲哀与欣喜,声音低沉庄重,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基尔伯特僵住了。
〖选择支〗
〖1.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2.……或许吧。〗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