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天倾

2.

(一片黑暗)
???:混蛋胡子——!让你尝尝大\不\列\颠的厉害!
???:可恶……!就算这样,哥哥也是不会认输的!看招!
???:真是,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成熟,吃点心冷静一下吧阿鲁。
???:██,别管他们啦,我们来谈谈如何干\翻██吧?

阿尔弗雷德(跳起):你说要干\翻谁啊混蛋俄\罗\斯!!!
(屏幕亮起,一间杂乱的小房间,阿尔弗雷德睡在床上)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好像做了一个梦?这种挺怀念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算啦!又是新的一天!今天HERO也要努力打猎!

(出门)
阿尔弗雷德:嗯,让HERO想一想……打五只熊卖掉,再打一只熊自己吃……完美!不愧是HERO!居然能制定出这么完美的计划哈哈哈哈!

『武器店开放,防具店开放』
『任务更新:打倒六只熊怪』

(街上)
NPC:早上好啊,阿尔弗雷德。
NPC:看来昨晚休息得不错?今天还是一样精神满满啊。
NPC:又要去打猎了吗?真厉害啊,年纪轻轻就成为我们镇上最厉害的猎手了,我家那小子天天嚷着要和你学习呢。
NPC:啊啊……这么早就要出去了?偶尔休息一天如何?你这样我们这些大叔压力很大啊……唉唉,前浪死在沙滩上啦~
NPC:听说武器店新进了一批不错的货,要不要去看看?
NPC:听话,小子,老哥卖你个乖……别去食品店!那家又推出新的毒药啦!

(武器店)
店长:欢迎光临,要些什么?有新进的货,都是些很不错的家伙呢。
店长:谢谢惠顾。

客人A:听说了吗,教堂那边新来了两个圣职者。
客人B:什么!这不是很好嘛!太好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终于有圣职者大人了!待会儿我就去教堂祷告!

(防具店)
店长:爱买不买,快点决定!
店长:好了的话就快走!老子还要做新的!

客人A:最近外面的局势越来越乱了……我们这边还好,但是西边那儿似乎不太乐观啊。
客人B:是吗,不是说那边统一不短时间了吗?又乱起来了?
客人A:你是说贝什米特?不不不,那边还好,只是出了两个穷凶极恶的逃犯,是更北边的,据说那边的领主大人被革命军暗杀了,打得很厉害。
客人B:天啊……真是一群罪大恶极的人。

客人C:路上太危险了……还是多买点防具保护自己吧。嗯,过会儿去武器店一趟。

(旅店)
客人A:你去过教堂吗?圣职者大人怎么样?
客人B:真不愧是圣职者大人!只是在我的伤口处轻轻抚摸一下后伤就好了!听说教堂现在还有圣职者大人制作的圣药出售呢!

客人C:你这是教堂里买的圣药?
客人D:是啊!效果很不错,你看我胳膊上的这道口子,现在已经不流血了,新肉都开始长出来了。
客人C:效果这么好?那我待会儿也去买一点。
客人D:哎哎……还是别去,我也不打算再买了……
客人C:为什么?老哥你可不能这么不厚道……救命的药谁都不嫌少啊,而且圣职者大人难得来一趟这种穷乡僻壤,要是错过了这回,下回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客人D:我这是为你好!都是熟人了我会害你?哎呀这事怎么说呢……教堂那边的圣职者大人,好像是一对双胞胎。

客人E:什么?!你说新来的圣职者是一对双胞胎?!
客人F:小声点儿!虽然大家都在说这事但你声音也太大了……
客人E:开什么玩笑……天啊!怎么会是双胞胎……那可是不幸的双子,居然还是圣职者……!教宗大人被恶魔蛊惑了吗?!
客人F:嘘嘘嘘!你还真不怕死啊!敢质疑教宗大人……不过大概也只有教宗大人那样的人物,才敢把不幸的双子镇压成圣职者吧……而且好像有人看到圣骑士大人也来了……
客人E:就算你这么说我也绝对不会去教堂的!那可是不幸的双子!天上的大人们脑子坏了吗,居然就这样让那两个恶魔散播噩梦!要命的是居然还派到我们镇上了!不行,我得搬走……

(听完所有客人的对话后)
阿尔弗雷德(不知为何心里有点不舒服):什么不幸的双子?有这么可怕吗?

(走出镇子,打怪,来到郊外森林)
(战斗,完成“打倒六只熊怪”的任务)
(回镇子)
(路上发现一棵树后有奇怪的动静,查探)
(树后蹦出一个人)
???:呜哇!谁?!
阿尔弗雷德:啊!是你啊亚瑟先生!哈哈哈哈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呐?
亚瑟:……什么啊,是你啊阿尔弗雷德,吓我一跳。
亚瑟:我只是在采集做食物要用的原料而已……才、才不告诉你我又想出新口味了呢!当、当然,要是你很渴望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做给你吃……
阿尔弗雷德(果断):那还是算了吧。
亚瑟:什……什么!
阿尔弗雷德:哈哈哈哈话说亚瑟你还真了不起啊!居然一直开着毒药店而且还没倒闭!
亚瑟:……BAKA!BAKABAKABAKA——!!!!都说了不是毒药店是食品店啊阿尔弗雷德你这混蛋——!!!(流泪)
阿尔弗雷德:哈哈哈哈哈哈!话说你毒药采集完了吗?正好我今天的工作完成了,要不一起回去吧?
亚瑟:都说了不是毒药是食材!可恶不会听人说话的混账小子……话说回来,你那一堆猎物我是不会帮忙的,全部要你自己拿回去啊,当然如果你求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帮……
阿尔弗雷德(轻松托起猎物):嗯?亚瑟你在说什么吗?
亚瑟(抽搐):……

『和‘亚瑟’组队成功!』

(回镇子,打怪)
(走进镇子)
(广场上围着很多人,小孩子们都在欢呼,有音乐声传来)
亚瑟:嗯?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多人。
阿尔弗雷德: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亚瑟:哈啊……热闹是热闹,但是太吵了……先回你家把东西放下吧……
阿尔弗雷德:我去看看哈哈哈哈哈!!!
亚瑟(怒摔):……我真是受够了啊啊啊!!!(跟上)
(阿尔弗雷德挤进人群,来到最前方,广场中心的喷泉边)
(坐着一个浑身被黑斗篷裹住,看不到脸的人)
小孩子:吟游诗人!吟游诗人!唱歌吧!
小孩子:吟游诗人!吟游诗人!再唱一首!
小孩子:吟游诗人!吟游诗人!我想听勇者打倒恶龙的故事!
吟游诗人:不要急……要开始唱了哦。

(歌声响起)
阿尔弗雷德:……!

(白光闪过)
阿尔弗雷德:唔……!这是……

(白光闪过)
(亚瑟挤到他身边)
亚瑟:阿尔弗雷德?!你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亚瑟……不……英……
亚瑟:你这是怎么回事……唔!!
亚瑟:为什么……突然间头好疼……不,不是……是这歌声……
亚瑟:嗯……!

(白光闪过)
(其他人全部消失了,全白的空间里只有阿尔弗雷德、亚瑟和吟游诗人)
阿尔弗雷德:……!……!…!
亚瑟:你是……不是、不对……你……
吟游诗人:……、…、…。
吟游诗人:……果然,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太长,被‘侵蚀’地太过了吗……?
亚瑟:你……
吟游诗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宽裕的时间已经到达极限,再拖下去,就真的回不到‘那边’了。
吟游诗人:回归自我吧……这等待太漫长了,如果最好的时机依然失败,我就要放弃挣扎了……所有的道路都已铺好,一切必备的要素都已集齐,是时候了。

(剧烈的白光)
阿尔弗雷德、亚瑟:呜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白光)
阿尔弗雷德、亚瑟: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白光)
阿尔弗雷德:……我是……我是谁……我是阿尔弗雷德……在这个镇子上出生……不、不对……!
???:滋滋……怎么……突然……滋滋……剧烈波动……
阿尔弗雷德:我……我是……马修……戴维……英……英\国……我是……我是……我是……美\利\坚……!
???:新的变故……滋滋……可能……再次呼叫……滋滋……美……英……!
阿尔弗雷德:对、我……我应该是……
???:……滋滋……美\国……滋滋……英\国……滋滋……
阿尔弗雷德:我是……!我是美\国……!!
???:美\国先生!!!
阿尔弗雷德(跳起):呜哇!

(阿尔弗雷德环视四周,发现还在空白空间内,身边的亚瑟已经昏了过去,吟游诗人正在看着他)
???:美\国先生!是美\国先生吗?!如果能听到的话请回应!!
阿尔弗雷德:什么声音……从天上传出来的?
???:咦咦咦?!……能、能听到了吗?真是太好了!!
???:大家!我们终于成功联系上美\国先生了!!
(欢呼)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算了,现在不是管这些事的时候……喂!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HERO……啊啊啊HERO在干什么啊!直接把他的斗篷扯掉不就好了嘛!!!
吟游诗人:……
???:美\国先生您在说什么……?啊对了美\国先生!英\国先生在您身边吗?!我们检测到了他的波动!还有,美\国先生,您的附近是不是还有其他国家化身的存在?!我们这边仪器检测到的相关波动非常剧烈,应该至少还有三个人存在!
???:滋滋……糟糕……滋滋……又开始……滋滋……
???:滋滋……美……滋滋……啪!!!
阿尔弗雷德:什么……啊啊啊啊搞不明白!你能不能安静一点?!现在HERO这边的形式可是很严峻的!虽然HERO挥挥手就能搞定啦!

(上前一步把昏迷的亚瑟挡在身后)
阿尔弗雷德:喂!你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到底是谁?!
阿尔弗雷德:我们的记忆……是你动的手脚吗?!为什么还要再让我想起来!?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地方?!!
吟游诗人:……
阿尔弗雷德:HERO问你话呢!不说的话HERO就要动手啦!
吟游诗人:……
阿尔弗雷德:……啧!!
吟游诗人:……呼。还是老样子啊……真怀念。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你认识我……?难道你也是国家……?!
吟游诗人:……。…谁知道呢,或许还是吧。
阿尔弗雷德:你……

(一个黑色的旋涡突然出现,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你是……
???(直接走向吟游诗人):先生,还没好吗?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好慢哦。还是说……
???(看向阿尔弗雷德):是这个胖子太笨了听不懂先生的话?这样的话也不要紧,只要让我在他的脑袋上使劲敲一棒就会变得聪明呢KUROUKUROUKUROU~
阿尔弗雷德:HERO不是胖子!这只是肌肉而已!还有你在说谁呢混蛋俄\罗\斯!!
吟游诗人:……。
???:……呐,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看这家伙好不爽耶?让我揍他一顿吧,就一顿好不好?保证杜绝后患哦~
阿尔弗雷德:来就来啊!谁怕谁!哈哈哈哈看来俄\罗\斯你真的变成弱智儿童啦哈哈哈哈!看HERO给你来醒醒脑子!!
???:KUROUKUROUKUROU……我不讨厌有勇气的人哦?但如果是你这样的家伙,就特别想把他们的脑袋通通拧下来呢~☆
吟游诗人:……好了,万尼亚。
万尼亚(委屈):先生……
吟游诗人:确实是我拖得太久了……别担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好孩子……乖一点,好不好?(伸出手抚摸万尼亚的脸颊)
万尼亚:……既然先生都这么说了……
阿尔弗雷德:喂!你们两个!
吟游诗人:该告知的,我皆已诉说。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了。
吟游诗人:你可以与同伴好好商量……唯有一点,时间不多了,请务必谨记。
吟游诗人:告辞。

(旋涡再次出现,两人消失,空间开始崩溃)
(白光闪过)
(阿尔和亚瑟两人重新回到广场,周围还是人群,但是吟游诗人已经不见了)
阿尔弗雷德:那家伙……还有那个人,确实是俄\罗\斯吧?
阿尔弗雷德:……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个。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和英\国谈谈……还有那个天上传来的声音……

『任务更新:和昏迷的亚瑟一起行动,找到一个安全、可以收到‘天音’的地方』

(广场)
???:滋滋……滋滋……

(街上)
???:滋滋……滋滋……

(武器店、防具店、旅馆)
???:滋滋……滋滋……

(教堂)
护卫队:圣职者大人正在休息!正午时分不准接近!!

(阿尔家)
???:滋滋……滋滋……
阿尔弗雷德:HERO家也不行吗……

(食品店‘亚瑟的魔法☆小屋~DA☆ZE’)
???:滋滋……滋滋……
阿尔弗雷德:啊啊糟糕……这下HERO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啦……难不成要去郊外?但是英\国会拖后腿……而且凭什么HERO这么忙,英\国却能睡得和死猪一样啊!
???:滋……美……滋滋……
阿尔弗雷德:嗯?
???:滋滋……美\国……滋滋……美\国先……滋……生!英\国先生!!

『任务完成』

评论
热度 ( 27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