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火影】反♀转♂世界

  一句话简介:性转拯救世界。


  警告,全员性转。


  性转世界CP:雏鸣,琳带


1.


  死亡的尽头是什么?


  没有死过的人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然而作为死过一次的人,野原琳嘴角抽搐。


  她望着镜子中那张熟悉的脸,五官几乎可以说是与她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些男性应有的棱角,纵然因为年纪小还没长开,有些雌雄莫辨,却也看得清楚是男孩不是女孩。


  又回想了一下醒来时所处房间的布局,很像是她会布置的格局,只是过于男性化了些。再看看自己的身体,嗯,不用用上医疗忍者的专业技能也知道了——一目了然,是男性,还是个小孩。别的不用多说,确实是自己的身体,虽然换了个性别。


  野原琳一脸空白地捂了捂胸口,遇上这种情况,真叫人无法可想。好在带土还在……尽管不能明确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但是直觉这样告诉她。


  万万没想到,本以为他们该下地狱,眼一眨醒来居然被踢回了人间。


  即使她涵养甚好,此时此刻也恨不得对天比中指:贼老(A)天(B),还没玩够他们吗!安安生生地让人赎罪转生不行吗!


  口胡,穿越就算了,时光逆流也算了,小伙伴不知所踪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有万恶的女穿男,这是怎样的恶意啊!!


  野原琳又捂了捂胸口,这个身体非常虚弱,应该是刚生了一场大病,只是情绪稍稍起伏就有些受不住了。她也不强撑,从善如流地躺回床上,闭目休息。


  很快她就进入了睡眠。


*********


  野原琳发现自己站在水面上。


  漆黑的水,冰冷沉静,就如周围的空间一样,是漫无边际的黑。这是湖,还是海?这个地方是哪里,她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野原琳下意识地低头去看水底,然后她什么也不能思考了。


  “……带土!!”


  她惊声尖叫起来。


  水底下的少年浑然不觉,他怔怔地怀抱着失去气息的女孩,一只眼中留下血泪,在血月下木然安坐。


  “带土!”野原琳的心被揪住了,她看着这熟悉的景象,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把少年拉回来——但是水阻止了她的动作。


  无论怎样用力地探出手去,也只能在水面上激起浪花和波纹,明明带土就在水下,相隔的只是薄薄一层水面,她却无法触碰到他。


  还真是……和那天一模一样。


  野原琳鼻子发酸,把眼泪忍回去,探出手抚摸着水面上少年的倒影,喃喃道:“带土……我在这里啊……”


  少年听不见她。


  “……原来是你啊。”


  有稚嫩的孩童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清晰可闻,近在耳畔。


  “谁!”野原琳没有盲目转头,手却是猛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抓去。


  虽然她的实力在水门班里是倒数,平时又被人保护着,但好歹是经历了第三次忍界战争洗礼的忍者,警觉性从来不低。能在她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来到她的身后,甚至可以说是贴身了,来者的实力定不普通。


  “啪唧”一声,实力不普通的来者被她牢牢抓住脖子,顺势死死扣在地上。


  野原琳:“……”


  两双棕色的眼眸直视彼此,印照出的身影除了细微的不同和年龄的差异外恍如镜像,简直就是……


  “唔,姐姐你真像长大的我呢。”性命握于他人之手的男孩淡定说道,神情镇静,全无慌张,“疼疼疼……姐姐那一下好重呢,能不能稍稍放松一点?”


  “你是……”野原琳说不出话,眼前这张脸,这个人分明就是先前镜中的自己……莫非,这才是身体的真正主人么?


评论 ( 4 )
热度 ( 59 )
  1. 墙头躺尸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转载了此文字
    带琳粮食!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