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闪之轨迹】圣杯奇迹夜(2)

2.亲爱的黎恩酱

银发的青年将他死死抱在怀中,那双漫不经心的红眸此刻暗波汹涌,深埋于心的种种情绪终于压抑不住。

名为克洛·安布斯特的男人从未如此失态,克制、隐忍早已成为他的一种本能,恐怕直至死去,这个男人也绝不会丢下脸上的面具。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压制这些的必要了。

因为一直坚持不懈想要摘下他面具的那个人,即使被拒绝也执着靠近他的那个人,快要死了。

啊啊。

他躺在青年的怀里,奇怪于自己此刻的安然——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没做到,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说,可为什么,心情却如此平静呢?

不是不遗憾,不是不失落,特别是在看见围拢过来的伙伴们脸上的神情后,感受到将自己抱住的这个人僵硬的肌肉和轻柔到不可思议的力度后,注意到他濒临破碎的瞳孔后。

但是……我……

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血源源不断地从中涌出,将那些生命的热度不断地抽离这个躯体——连心脏都失去了,可是为什么,“心中”却如此满足?

这种奇妙的满足感甚至让他忍不住微笑起来,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带血的手指轻轻抚摸那个人的脸庞,他张开口:

“克洛,我……”

*******

梦境戛然而止。

克洛·安布斯特铁青着脸从床上坐起身。

距离那场远古遗物使用事故已有三天之久,该说幸好最近是托尔兹军官学院放假吗,不然他恐怕没有精力来处理这可怕的后遗症。

没错,后遗症。

青年走出房门,这是他们四个干部合资购买的一栋洋房,因为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当天晚上他们就不得不从仓库紧急转移到了这个秘密基地里。

在客厅里等待着他的正是V、S、G。

帝国解放战线组织的三名同志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见首领从楼上下来,不约而同地投来目光,眼眶下是清一色的乌黑印记。

任谁被三天晚上连着不断地播放注定失败的后果和(被迫)猛吃狗粮都会这样的,更何况狗粮颁发者的其中一人还是他们敬爱的首领。

克洛·安布斯特:……我恨公开处刑。

明明听薇塔和“黎恩”说MASTER只有他一人,可为什么梦境却是共享的?!!这不是公开处刑是什么?!!

即使以克洛的耻度,在这一刻也有点承受不住。

客厅中的所有人都默不吭声,显得厨房处传来的欢声笑语更加突出,不久后,梦境的另一主角端着丰盛的早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笑意盈盈,不知为何心情甚好的苍之魔女殿下。

“克洛,斯卡蕾特小姐,吉迪恩先生,伏尔坎先生,”“罪魁祸首”穿着熟悉的红色校服,稳稳地放下餐盘,“请用早饭吧。”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