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当王子遇上恶龙番外(四)

狗血预警,狗血预警,狗血预警!!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怕死请看下文

 
 
 

******************

 
 
 

  那一日之后,叶周二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古怪。
  周泽楷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叶修,年轻人敏锐地发现不对,自己心底突然的不舒服也好,身体对叶修的全无防备也好,都让他不安加剧。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但在得出结论前,周泽楷决定避开叶修——他需要好好想想。
  青年有预感,只要他确认了真正的心意,不论结果如何,现在的生活都势必会被打破。
  叶修也不逼迫,他安安分分地缩在周泽楷的给他规定的界限里,耐心地等待着。
  两人之间此时展现出一种微妙的平衡,但彼此都心知肚明,这样的平衡不长久了。
  可二人谁都没想到平衡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打破。
  
  “毕业、聚会?”
  “对对对时间是明天晚上文州组织的哦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果然了不起!”电话那头黄少天滔滔不绝,周泽楷握着话筒,脸上是“不知所措”、“不知所言”几个大字,“小周来嘛来嘛大家都一个地方出来的又一起长大这是多难得的缘分啊现在毕业了要各奔东西了这最后一餐绝对要来啊!人生就是要不留遗憾才行啊!”
  “呃……”周泽楷被黄少天一通轰炸,茫茫然地不知要说什么,一时竟病急乱投医地看向坐在他身边看书(怎么还在看书)的叶修。
  听力绝佳的魔王大人见他可怜的样子,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
  “……”委屈地盯——
  “……好啦好啦,”叶修果然抵抗不住前恶龙的眼神攻击,认命地帮青年出主意,“小周,你想不想去?”
  点头。
  “那就去吧,你的朋友说的没错,这样的聚会不去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那你?”
  “我在家等你就好。”叶修宠溺地笑着揉了揉青年略长的头发,心酸啊,辛辛苦苦等了这么久,总算恢复了一些福利……还要再接再厉才是!
  周泽楷下定决心,这本不是什么多需考虑的事,只是黄少天话太多,周泽楷有些慌神,这才向叶修求助,现在有了决定,他重新拿起话筒,然后——  
  “卧槽小周我刚才好像听到你那边有陌生人的声音?!等等等等到底什么情况小周你该不会让莫名其妙的痴汉大叔(击中!)进了门吧不行不能这么没戒心啊快快快把他赶出去!!不不我去和文州说小周你撑着点我们马上就来!!!!”
  “……”再次晕眩,这次周泽楷眼睛都变成了圈圈,“不……”
  “[不]?!!难不成那家伙对你出手了吗不可饶恕啊啊啊啊文州文州快来小周不好啦啦啦!!!!”
  忍无可忍的叶修从周泽楷手中拿过话筒,果断出声:“那边那个被害妄想症,你说够了没?”
  “卧槽真有人啊你谁啊大叔这么嚣张当心被打敢觊觎小周吃了熊心豹子胆啊问过我们没有?!”
  “呵。”叶修冷笑一声,嘲讽功力全开,“哥都和小周住了一年了。”
  “——!”另一边的黄少天被这个消息镇住了,回神后当即跳脚,“你敢!!你敢敢敢敢敢——!!小爷要干掉你啊居然对小周出手你是禽兽么你绝对是禽兽吧不能忍啊你这混账报上名来我我我我——”
  话唠气得结巴,叶修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好整以暇不疾不徐:“唉,既然小周的朋友都这样求哥了,那哥就说了啊。仔细听好,哥姓叶名修。”
  “艹艹艹艹艹艹艹谁求你了啊不分是非颠倒黑白叫叶修的家伙你要不要脸——!!”
  “话这么多作甚呢。”叶修把话筒拿远了点,一脸的不堪其扰,“行了,哥只是代小周告诉你一声,聚会小周会去,就这样。”
  “艹啊叶修你——”
  咔擦,世界清静了。
  “……”旁观了全程的周泽楷无语。
  “好了,搞定。”成功噎了黄少天一把的魔王神清气爽,再次对小周的头发伸出魔爪,“已经很晚了,快去休息,明天还要聚会吧,没有足够的体力可不行。”
  “你、呢?”
  “我再看会儿书。”叶修指了指手中精美的魔法书,“有些魔法很久不用了,要温习一下,毕竟魔王是我的老本行嘛。”
  书上的魔法虽老旧,但还是有些有用的魔法的……比如说,关于灵魂印记、生命气息(提醒施法人被施法者的生命是否安全)和伤害转移之类的(喂喂喂魔王大人该用的邪恶黑魔法何在)。
  好好看看试试,伤害转移魔法的材料不足,但是生命气息的话,一个晚上应该赶得及帮自家小龙做一个——周泽楷的灵魂有点奇怪,大概是因为当初黑龙实在太过强大,虽辗转凡世千万年,但还是龙魂人身,平时无关,可万一出事,身体受重创之时很容易造成灵魂离体。
  灵魂一经离体,以周泽楷现在脆弱的人类身体,那绝对是死得透透的,哪怕叶修这个魔王治疗术再高超,也救不回一个死人。有了生命气息的提前预警,总能安全几分。
  想及曾经种种,叶修暗暗捏紧拳头。
  没事的,这一次,他已做了万全准备……
  那种惨事,绝不会再次发生!!

 
 
 

  周泽楷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在街上,今晚聚会,离别前夕,本就有些疯狂,再加上被叶修气到的黄少天的爆料,一干好友来势汹汹,非要问出那个同居人是谁,纵使被喻文州的温柔微笑江波涛的担忧眼神吓得后颈发凉,周泽楷也还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见问不出什么,大家也知周泽楷秉性,既然能得到这个朋友认同,想必也不是什么恶人——黄少天夸大其词的话听听便罢,若是当了真才是笑话呢。
  不过虽然如此,一干人还是有些惆怅:咱家小周也长大啦,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八卦不成,众人化郁闷为动力,拼命地灌周泽楷的酒。青年不善拒绝,硬生生被迫喝到腿软,满面飞霞。
  [你今晚喝了不少,安全起见还是留宿一晚吧。]把一堆发酒疯的人塞进出租车,对着最后一个乖乖坐在沙发上不动的好友,喻文州扶着软成一滩烂泥尤喃喃“再喝一杯”的黄少天好心劝道。
  [不了。]周泽楷摇头,跌跌撞撞地起身要走,[回家……有人等我。]
  [是少天说的那个叶修?]
  [嗯。]
  [这样吧,小周你给他打个电话,保险一点让他来接你怎么样?]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思考一阵,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拿出手机,“嘟嘟”只响了两声,那边就很快接通:[怎么了,小周?]
  [叶……修。]大概是真的喝多了酒,一直很乖巧的周泽楷竟是不自觉地撒起了娇,[接我!]
  [啊?]那边猝不及防,好在叶修很快心领神会,听他的声音,对周泽楷百年难遇的撒娇很是受用,满满都带着笑意,那种宠溺就是喻文州隔着话筒也听得出来,[在哪?]
  [文州家……]
  [呃……]求给个具体地址呗亲?
  [就是、文州家啦……]周泽楷小小的不满。
  [咳咳。]看够了好戏的喻文州及时从毫不抵抗的青年手中接过手机,忍着笑对“叶修”道出了自己家的地址,两人又你来我往地寒暄几句,这才挂掉。
  看来那个“叶修”真的很关心小周啊……喻文州心里寻思,放下了一点心——他与周泽楷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对朋友不信任,但对于周泽楷,几乎所有人都有那么点不放心:这孩子,太纯良了!
  现在看来,到是不用太担心了。
  喻文州把手机还给周泽楷,扶着黄少天进了房安顿好,转身出来时却见青年正在玄关穿鞋准备出门:[小周?不等着么?]
  周泽楷摇头:[我出去,快一点。]
  能和“叶修”快一点汇合么?可是万一错过了……喻文州还想再劝,周泽楷却以不符合醉酒之人的速度干脆利落出了门,等他追出去,青年连背影都瞧不着了。
 喻文州想了想,给叶修打了电话:
 “喂?请问是叶修吗?我是喻文州,小周他……”

  “呜……”从好友家急匆匆出来的周泽楷捂着嘴,先前走太快,肚子里的酒水又有些翻腾起来,他喘着气,断续的小声呻吟从指缝间溢出。周围的路人都避他而走,想要离这明显喝醉了酒的年轻人远点。
  不知是不是酒喝得太多,他本不是那么急切的人,但只要一想到叶修在家里等他,叶修会过来接他,今天晚上的周泽楷就怎么也忍不住那种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的心情。
  ——酒精麻痹了神经,平素被理智压抑下的铭刻于灵魂深处的本能冲动终于破土而出。
  他走着走着,很快就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止住了脚步——正好是红灯,即使醉酒,周泽楷也是一个遵守交通规则的好孩子。
  “……小周!”熟悉的嗓音从对面传来。
  周泽楷抬头看去,叶修就在人行道对面,大概是没想到他这么乖巧的人居然会喝醉了酒之后还到处乱跑,面上的表情显得很是惊讶。
  青年不知怎的突然有种诡异的自豪感:终于看到叶修惊讶的样子了。
  这人平时实在太过淡定,用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来形容也不为过。懒洋洋的模样,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除了说起“那个人”时会有些情绪波动,其他时候都是天塌不惊。
  而且还喜欢逗自己!
  但是,现在,这个人的表情变了——因为他!
  脑子转着这些有的没的,周泽楷正想对叶修说什么,突然却见叶修望向他的身后,脸色陡然大变:
  “小周当心!!”
  ……咦?
  他有些迷惑地回头,不想等红绿灯的人潮突然汹涌,不知是谁推搡了一把,他喝多了酒,平衡能力下降不少,青年身形不稳地向前跌去,正好这时,一辆卡车驶出——
  ……孙悟空被压在山下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
  周泽楷口中不断溢出鲜血,神情恍惚地想。
  能感觉到生命飞速消逝的凉意。
  他的目光渐渐涣散。
  “——小周!!!”
  最后占据青年逐渐变暗的猩红色视野的,是魔王金红的瞳孔,绝望悲怆的神情,飞奔过来的身影,以及那一只极力伸出想要拉住他的手。
***************

 
 
 

车祸是个多好的梗啊。

 
 
 

失忆可用,穿越可用,撒狗血更要用……

 
 
 

于是我毫不大意地用了(挺胸)

 
 
 

抱歉叶神让小周在你眼前死了……我有罪(跪地)

评论 ( 23 )
热度 ( 27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