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当王子遇上恶龙番外(三)

  周泽楷家住进了一个“魔王”。 

  小青年前阵子还没纠结完,现在更纠结了。

  说什么自己是魔王,怎么听都是敷衍,他可是很认真地在问这个问题啊……要是有什么难处不能说,周泽楷也能体谅,但偏偏用这种玩笑一样的理由搪塞,而自己应该生气的,应该不信的,却……明明是只是开玩笑的话语,他的内心深处竟隐隐有些相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的潜意识反应让青年惶惑不安。

  叶修把周泽楷的纠结都看在眼里,但他什么也不说,只是一点一点地入侵他的日常生活。即使转世成人,这孩子的戒备心还是一点不减——贸贸然地插手反而会让他不自在,虽敌意不会明于面上,却会加倍警惕,然而若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法子,铁定奏效。

  每每想到这里,魔王就忍不住感慨:多谢龙谷那堆龙那么长时间天天在自家小龙面前念叨,当真是神助攻啊……那群捶胸顿足大叹“鲜花牛粪”的猪队友绝对想不到,当初还是他们挑起周泽楷对叶修的兴趣的,进而执着,最后叶修果断抓住机会,成功抱得美人归。

  魔王是很能干的,烧饭洗衣打扫房间样样在行(当年和苏家兄妹同甘共苦不是白干的,技能点GET)。

  不知不觉中,周泽楷与叶修同居一年了。

  神奇的是,叶修的存在,周泽楷的朋友竟无人知晓。

  周泽楷大学毕业了,毕业回家当晚,叶修早就做好大餐等着了,满脸都是“饭在桌,我在床”的模样,可惜二人虽同居日久,但叶修也只做到让周泽楷接受他的气息而已,连告白都没有过,这后一条只能说白费心机了。周泽楷不说话地盯着他,不明觉厉,只是莫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年的共同生活,周泽楷也渐渐相信叶修的说法了,因为叶修有些地方实在不能用科学来说明,比如家里突然出现的丑兮兮的小精灵之类(向家养小精灵致敬)的……

  晚餐气氛很好,吃饱喝足,叶修挥挥手让小精灵收拾,两个人则舒舒服服地一起坐在沙发上,周泽楷养神,叶修看书。

  小精灵动作很麻利,他们专干这行,不到半个小时就收拾得干干净净,自觉退场了。

  周泽楷的小屋里只有他们二人。

  青年侧过头,魔王懒懒地翻着书,看他漫不经心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进去,但就算这样颇有些玩世不恭的动作,由魔王做来,也显得很是慵懒优雅。只能说有一种气度,当真是刻到人骨子里的。周泽楷也是这样,他出身小门小户,顶多算得上小康人家,偏生见过他的人都说这孩子有贵气……虽然不说话就是了。

  刚才的晚餐周泽楷喝了点酒,不多,但这是魔王贡献出来的佳酿,后劲十足,现在青年的脸颊也还是微微泛着粉,看起来相当可口的模样。

  至少魔王确认自己心猿意马了。

  想想,等了好久的老婆,现在全身心放松地躺在身边,湿漉漉的眼睛茫然地盯着你——这能忍吗,能吗?!

  苦逼的是叶修还必须忍,他不断地对自己暗示:慢慢来,对,慢慢来……小周他把一切都忘啦,要耐心点啊叶修,如果图一时之快,以后可就惨啦。

  一直安安静静窝在沙发里的周泽楷突然出声:“叶修。”

  “怎么了?”叶修强忍住揉青年脑袋的冲动,温声问道。

  “你……为什么?”

  为什么走出城堡呢?

  终于问了啊。

  叶修苦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直到此刻,这条小龙才真正接受了他的存在。之前一年里对他的入侵看似没有抵抗,实际上还是一种不闻不问,但是今天,周泽楷会问这种问题……该说是里程碑式进展吗?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不可骄傲自满,嗯。

  “我来找人。”

  “……?”

  “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叶修温柔地笑了起来,平时暗淡的双眼去除了伪装,亮得惊人,“但是我失去他很久了,一直在等,前阵子终于感应到他的踪迹,所以追出来了。”

  “……失去?”

  “对,失去……他死了。”叶修说,声音放低,“我一直等他转世。”

  “很长……吗?”

  “没关系,魔王永生不死。”黑头发的青年魔王翻着手上的书本,不经意地说,“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因为是那个人啊,所以等多久都没关系,那个人值得我这么做。”

  周泽楷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因为听到叶修理所当然的话语,他的心竟一点点揪了起来。

  就算说的这么不在乎,但是,叶修一定等了很久很久吧?从魔王到如今的无闻,到底要多少时光,才能把这样的存在完全埋葬?

  青年有些艰难地忽视了心里冒出的微小酸气。

  叶修也承认了,能让他这么等待,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所以才走出城堡,在他家住下么?为了更好地得到那个人的消息。

  但是。

  “……”

  他担忧的黑眼睛直视着青年。

  青年微笑:“无所谓啦,这么多年过去了,早习惯了。”

  当等待已成习惯,时间就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他已经等了那么多年,等到诸神黄昏,等到魔法没落,等到王朝统一,等到人类新生,最后等到如今的科技社会,远古无数长生的幻想种都抵挡不过时间一一陨落,曾经的口口相传宏伟史诗无人再知,只有在如今的童话里才能寻找到可怜的点滴存在,所有辉煌的一切被时光沉寂,他是最后的上古遗民,坚守着破败的堡垒。

  如果他死去,远古的最后荣光也将归于尘土。

  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他与时光苦苦对抗,在万年孤寂中挣扎求生,为的本就不是这些。

 

  龙族的寿命很长很长,但再怎么长的寿命,也有终结的一天。

  周泽楷活得足够久了,恶龙拼命地想让自己活得更久,再更久些,他和魔王用脚丈量了荣耀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久到魔王的人类挚友去世,久到魔王的小妹妹永远睡去,久到恶魔之国不复存在,久到与他们交好的龙族纷纷离世……在龙谷最后出来的小龙卢翰文(之后龙族封谷)也沉眠地下时,曾经年轻俊美的黑龙虚弱得只能躺在魔王的宫殿里,连手指都动不了了——前仆后继的勇者们没有打败他,时光却能不动声色地让最强大的恶龙毫无抵抗之力地死去。

  他活得实在太久了,最后活着都是一种痛苦,一种酷刑,但他还是挣扎着活着。叶修劝他,安慰他,求他,死吧,小周我求求你,死吧。

  他许诺允他一生无忧,他希望他的恶龙一辈子快乐,然而事到如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龙被时间一点点凌迟,却还是要哪怕苟延残喘地活着的惨状。

  这何其煎熬。

  周泽楷说:

  [不想……让前辈、一个人。]

  魔王不死。

  这意味着,在他逝去后望不见尽头的漫漫长路,只能叶修一人独自走过。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叶修爱他啊,难道他就不爱叶修了吗?恶龙不爱说话,但他把所有的爱意都表现在行动里。

  想要陪着你,哪怕只能延迟那必然来临的分离时刻一点点,也想要尽力陪着你到他力所能及的地方。

  不想死。不愿死。不甘心死。

  不得不死。

  恶龙在陷入永恒的黑夜前最后的眼神即使穿越亿万光年,在沧海桑田的今日,魔王也仍记忆犹新。

  [抱歉。]

  留下你一人。

  那是他没说口的话,却让自朋友纷纷逝去后千万年没流过一滴眼泪的魔王失声痛哭。

  谁说悲痛到极致就再也哭不出来?叶修抱着恶龙的尸体,哭得嗓音沙哑,几不能言。

  *****************

那个人就是你啊小周,吃的是自己的醋啊。

番外已经比正文还长了OTZ……

 为何欢脱正文番外这么严肃啊……我打字的手指都颤抖了QAQ

 

 

评论 ( 22 )
热度 ( 45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