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当王子遇上恶龙番外(一)

 这是很久很久之后的故事了,久到恶龙逝去万年,魔王成为童话。 

 ******ACTION*********

  周泽楷醒了过来。

  “……?!”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床垫是柔软正宗的天鹅绒,低调奢华,原本在跌下山崖时划破的衣衫也被换掉了,古式的白衬衫柔软熨帖,触手丝滑。身上的伤口很明显被清洗过了,而且奇怪地好了大半,只有几个特别明显的口子还留着一点疤。

  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啦。”突然有人说话,周泽楷猛地一惊,浑身下意识地紧绷起来,他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是一间极大的卧室,在摆了这么大的一张床后,竟然还能塞进一张大沙发,两件大型家具堆在一个房间里丝毫没有产生拥挤感,反而让人觉得舒适优雅。

  一个人影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走进床边。

  周泽楷睁大眼睛,看着逐渐清晰起来的人影。

  这个人……好熟悉。

  黑头发黑眼睛,有着明显的东方人的特征,五官端正,轮廓略深,长得算是英俊了,当然离周泽楷的俊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是青年身上的气质弥补了一点——明明看起来是个和周泽楷差不多大的年轻人,顶多二十出点头,可在他身上没有一点年轻人该有的蓬勃朝气,那张好看的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的神色,一副惫懒的样子。

  那双黑色的眼睛实在太深,深得像是黄泉洗炼而出,哪怕只是偶然地对上,也让人不自觉地心底一凉。

  然而这双深黑的眼眸此时正略带欣喜地凝视着自己,陌生的青年走到周泽楷床前,伸手轻柔地撩开他有点长的刘海,侧下身试了试遇难者额头的温度。

  “太好了,总算退烧了。”

  他的举动相当散漫,却偏偏有一种不经意的古典贵气,说不出的优雅意味。

  但是……好熟悉。

  好熟悉。

  说话的声音语气好熟悉,这个人的相貌气度好熟悉,哪怕是现在这种相当失礼唐突的行为,也觉得好熟悉——仿佛与这个人是交往了很久的好友,一举一动都铭记于心。

  但是,与这个人,确实是第一次见面啊……周泽楷陷入迷惑。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周泽楷回过神,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摔下山崖时的情景,一下子就焦急起来,却偏生说不出话——这种时候,他尤为痛恨自己的交流障碍症。

  他焦急地抬起脸,一缕不听话的头发翘了起来。青年直视着年轻人温柔的神情,心下出乎意料的不害怕,他想要问一些问题,但嘴唇开开合合了半晌,还是只吐出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

  “我、之前……”

  “你摔下山崖了。”陌生青年笑了笑,“我偶然发现了你,所以把你救了回来。”

  “谢谢……”

  “没事。”男人收回手,额前的温暖骤然离去,周泽楷不知怎的心里竟是一空,“也不用担心你的同伴,在碰到你的地方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应该都没事。不过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现在或许是到处找你吧。”

  “……嗯。”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青年安抚道,“你的身体之前受伤比较重,现在还很虚弱。乖乖养着,我会替你联系同伴的。”

  周泽楷惊讶地看向他。

  从小时候开始,周泽楷就是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长得好,听话,安静,乖巧,品行端庄,成绩优秀,但是有一点,所有人说起来就忍不住叹气——“唉,这孩子啊,啥都好,怎么就是不说话呢?”

  就是不与闻名整条街的话唠黄少天比,哪怕和正常人作对照,周泽楷的话依然少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迄今为止,除了拥有“迷の技能”周泽楷牌沟通器的江波涛,没有人能清楚地明白周泽楷想要表达的意思。

  但是,今天遇上的这个人……甚至不等周泽楷开口,就能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

  青年见周泽楷怔怔地不说话,只是望着自己发呆,心下了然一笑,忍不住再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嗯,很柔软:“再睡一会儿?”

  周泽楷疑惑的眼神投过来。

  他笑得更加宠溺,手上动作愈发轻柔:“睡吧。”

  把男孩往被窝里塞得更深,又细心地为他掖好被子,青年转身想走——见到了分离许久的恋人,有些东西可以准备起来了——但是。

  走不动。

  他无奈地低下头,回过身:“怎么了?”

  俊美的青年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像是一只巨大的蚕宝宝,只露出一张脸在外面,黑色的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羽睫忽闪忽闪,无辜又纯良,见他当真回头,又有些不安地垂下眼,只是揪着他衣角的手却执拗地不肯放开:“名字。”

  男人顿了顿,像是在这一瞬间失了神。

  但他很快又集中了精神:“……叶修。我叫叶修。”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