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三观正而不端,口味略独特。
主攻、互攻党。
沉迷黑塔沼无法自拔。
耀哥最棒。
兔子赛高。
嗯。

【APH】寻日

2.

  他们在暴风雪中跋涉。

  圣骑士的铠甲早就脱下了,放在法师的空间袋里(准确点说应该是袖子,但比起‘袖里乾坤’这种听不懂的话,圣骑士更愿意将之转化为自己能理解的意思)阿尔弗雷德把脸躲在围巾下——他学乖了,之前几次贸贸然张口除了被灌满嘴冰雪外什么也没法说出——拼尽全力朝着前方法师的身影大喊:“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再走下去,就要进入野蛮人的领地了!!”

  王耀偏过头,“我们”?这小家伙倒挺机灵。

  东方法师即使在暴风雪中也是一派悠闲自在,轻松得让年轻的圣骑士嫉妒,并且不止一次地怀疑法师是否在自己身上施了一些便利的术法,瞧瞧他的衣物吧——和臃肿的圣骑士不同,法师身上依然是轻飘飘的长袍,身姿翩然。

  他轻轻松松地张开口,温润的声音不知为何没有被风刮散,清晰地传入阿尔弗雷德耳中:“我们就是要去野蛮人领地啊。”

  “?!”

  你开玩笑的吧——阿尔弗雷德刚想这么说,更猛烈的风暴袭来,让他不得不把这句话吞回去,专心走路。

  野蛮人——他们居住在冰冻的北方荒野,那里恶劣的环境无法让人类生存,只有野蛮人才能勉强存活。传闻他们是远古时候战败的某只部落,被驱逐到可怕的冰天雪地里。为了血脉延续,所有的野蛮人都高大强壮,勇猛坚忍。

  在人类看来,野蛮人代表破坏、邪恶与残暴。他们始终窥伺温暖的土地,谨记着祖先的仇恨,对南下复仇充满着渴望。但凡与野蛮人的领土接壤的国家都饱受战火困扰,他们深知野蛮人的恐怖力量与冷酷性格。

  圣骑士团作为至高宗教——光明神教的唯一武装力量,一直都坚持派兵支援抵挡野蛮人的队伍,即使在艾伦上位后的今日也没有改变,圣骑士始终坚持在第一线战斗,阿尔弗雷德虽然还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战争,但是野蛮人的可怕却早有耳闻。

  他无法想象王耀为什么要特意前往野蛮人的领地。

  但是艾伦早有叮嘱,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好王耀,至于如何寻找太阳的一切事宜,统统交给法师烦恼就好了。

  于是阿尔弗雷德只能压下疑问,任凭自己在心里胡思乱想,却始终紧紧跟随法师的脚步。

  他们不知走了多久,空旷的荒野中终于出现了文明的印记——一座粗糙的岗哨,上面巡逻的士兵很快发现了两个不速之客,对他们发出了有力的警告。

  “砰——”

  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正落在法师面前,阿尔弗雷德惊慌地意识到自己的失职,他艰难地抽出已经被冻成冰坨子的长剑,快步挡在法师身前,警惕着来自上方的攻击。

  然后被法师一把撸开了。

  王耀对懵逼的圣骑士笑了笑——虽然不需要,不过这种心意值得肯定——他从袖子中掏出某个东西,这是用作和野蛮人交流的信物,轻轻触碰自己的喉咙后高声道:“我是王耀——来自东方的法师,这是我的信物!”

  他的声音不可思议地穿透了风雪,清晰地在荒野中回荡,岗哨上严阵以待、蠢蠢欲动的野蛮人当然也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交头接耳地商量一阵,终于做出了决定:“上来!把信物给我们!”

  吱嘎吱嘎,野蛮人哨兵将一个巨大的石筐降了下来,法师拉着圣骑士坐上石筐,野蛮人又将他们拉了上去,然后两个人就被跃跃欲试的目光笼罩了。

  阿尔弗雷德紧张地按住剑柄,随时准备作战,王耀镇定自若地把手中的信物交给为首的野蛮人——他大概是这群哨兵的队长。

  于是野蛮人们毫不在意地把后背暴露给这两个在他们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脆弱人类,围成一团,叽叽咕咕了好一会儿后才转过身,重新将信物交还给法师,用生硬的通用语颇为遗憾地说:“是、王的信物。你们,进去吧。”

  法师礼貌地道了谢,拉住圣骑士的手——阿尔弗雷德差点惊跳起来,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飘了起来,像只风筝一样浮在半空,风筝的线掌握在法师手里,他牵着他,在野蛮人惊讶的呼声中飞快地前进。

  周围的景色变成了看不清的模糊色块,他们在风中前进,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的脸颊生疼,仿佛被钝刀割裂。不过这样的折磨也只是一瞬,王耀停了下来,松开了握住他的手。年轻的圣骑士一下子感到身体变得沉重,他在原地踉跄了两步,稳住身体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宫殿。

  虽然与中原、南方的宫殿相比,这座宫殿可以说是粗糙得不忍直视,但是又别有大气,显出某种冰冷的坚硬来,让人情不自禁就心生畏惧。

  阿尔弗雷德小心地打量四周,小声询问法师:“王,这里是?”

  但是身后的声音盖过了他的问题,两个高大的身影旋风般地卷了过来,阿尔弗雷德眼前一花,就见法师被两人夹在中间:“耀!!”

  那是一对双胞胎,和之前见过的野蛮人不同,他们虽然同样高大强壮,但却在人类的正常身高内,健美的肌肉线条被厚重的衣物遮掩,于是竟显出一种别样的纤细来。就连他们的面孔,也是出乎意料的清秀,笑起来的时候甚至带着孩子气的天真,声音软而甜,更增添了不少乖巧的错觉。

  阿尔弗雷德目瞪口呆,这对双胞胎比他见过的所有双子都要更相似,彼此的面容完全就是照镜子,除了发色眸色,他找不出任何不同——但这不是最让他惊讶的,真正惊异的是,这对双胞胎默契地将王耀围在他们之中,伸出胳膊将纤细的东方法师牢牢抱在怀中,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依恋神色,欢欣雀跃,甜腻腻地反复呼唤:“耀~”“耀~!”

  “耀!你终于来啦~我们等你好久了!”

  “这回就住久一点吧,耀?我们都多久没见了……”

  奶白色头发、紫水晶眼眸的那位明显要开朗些,毫无顾忌地弯着腰低下头,将脸凑到法师的面颊旁亲亲蹭蹭,而银白色头发、红宝石眼眸的那位则要腼腆些,说完后就闭上嘴,硬生生把高大的身躯扭成小鸟依人的姿态将自己送进法师怀里,脸埋在法师的胸口不肯抬头。

  和已经魂飞天外的阿尔弗雷德相比,王耀镇定自若极了。他一只手圈住怀中的青年,在背上安抚地轻拍,另一手伸到背上青年的脸侧,摸摸他的下巴,于是双胞胎像是被顺毛顺得舒服极了的大熊一样,不约而同地微微眯起眼,放松了身体,露出沉醉的神色,喉咙间似乎还隐约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两人安分下来,王耀开口:“好久不见,yiwan,维克多,你们都长大不少呢。”

  “别只顾着他们两个啊,这两小子狡猾着呢。”

  

  又有陌生的声音响起,阿尔弗雷德警觉地转头,正好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过来,他们身后,传送阵的光还未完全熄灭。

  阿尔弗雷德:“……”

  这哪?我谁?我在做什么?

  他的神色一片空白,深深怀疑自己不小心闯入了某个复制人的基地。

  ——无他,新来的两个人,再加上前方的双胞胎,都长着同一张脸。

  而王耀已经没空安抚可怜的圣骑士,他得打起全部精神应对这两位真正难搞的北地王者——不,他当然不会害怕,也不担心他的请求会被拒绝,难搞是指……这两人头上,全挂着“东方法师前情人”这个头衔,而且据他所知,这二位至今为止,仍然对他虎视眈眈。

  尽管如此,王耀依然高兴地笑了起来,由衷地说:“你们也是——好久不见了,伊利亚,斯捷潘,看到你们一切安好,真是再好不过了。”

*****

莫名其妙的“yiwan”敏感词……

喵喵喵?

小剧场:

yiwan:❀^L^❀

维克多:❀^L^❀

阿尔弗雷德:Σ(っ°Д°;)っ(瑟瑟发抖)

王耀:( ̄▽ ̄)~*

伊利亚:❀^L^❀

斯捷潘:❀^L^❀

被布拉金斯基势力包围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天下之人皆穿我衣 | Powered by LOFTER